瀏覽人次: 1195

系友雅文共賞

  • 雷惠民-第一屆畢業同學的故事
  • 田正豐-遺愛母系 令人懷念的梁悅蘭同學
  • 陳明邦-感恩與回顧
  • 戚樹青-憶政大
  • 戚樹青-畢業三十年後感言
第一屆畢業同學的故事
--第1屆  雷惠民

五十年了,五十年的歲月在轉眼間就靜悄悄的溜走,記得五十年前進入政大國貿系就讀時,還是一群十八、十九的年輕小伙子,今天大部分都已經是爺爺奶奶年近七十歲的長輩,當時誰又能料到五十年後今天的模樣及所經歷的際遇。

回想當年入學時,政大除了校門口大門上「國立政治大學」六個大字,知道它是一所大學外,其餘規模真的不如一所中、小學。五棟兩層樓,每棟四至八間教室,其中一棟「5」字頭教室還是行政單位辦公室,其他四棟則是供九個學系、22個班級上課之用,現在的至希樓是當年的圖書館,僅部分完成,暫供同學使用,此外就是兩棟一層樓的飯廳,位在八棟也是一層樓的男生宿舍及兩棟女生宿舍之間,每棟宿舍僅八間寢室,每間寢室供八位同學使用。除此之外,就是籃球場、排球場及網球場各兩個單位,說簡單也真夠簡單,因為圖書館座位有限,晚上大部分教室都開放供同學自修,由於光線不足,每位同學大都準備簡單附有夾子的檯燈。當時政大對同學的要求似乎比現在嚴格,期中、期末考試都是由教務處統一辦理,集中混合編排坐位在其中一棟飯廳(民國48年四維堂落成後,改在四維堂),或較大的教室舉行,並由教務處視空間的大小指派二至六位助教或各單位同仁負責監考。飯廳有兩棟,平時間隔較寬暢,考試期間集中一棟用餐,每天供應早、午、晚三餐,八人一桌,每月膳食費150元,由推選出的同學輪流擔任膳食委員會委員,並每天負責監督由學校雇用的伙夫採買,一天伙食費僅5元,吃三餐,『質』與『量』當然不可能要求又要好又要多,因此對男同學來說,通常是不足的,女同學吃得比較少,或許會有一些剩餘,所以只要女同學吃完離桌,旁邊桌的男同學看到有剩菜時,就趕快來端回自己的桌上「加菜」了。因此每月選出膳食委員後,如果有認識的同學擔任委員,就會拜託他幫忙將用餐的位置排在靠女同學飯桌旁邊兩排,因為每棟餐廳有五排飯桌,中間排是女同學,每邊另有兩排為男同學飯桌(可見當時全校女同學僅佔1/5左右),離開較遠的位置;當然就無法邊吃飯、邊評頭論足欣賞美女,更無法享受到美女吃剩的佳餚了。

當年入學時,全校學生人數約一千人左右,600多人住校,大多數同學就算不同系級,但住在宿舍,學校規模有限,多少總會見過面,打過招呼。同時有些共同課程,還混合編班或編組上課,因此有些同學就算不同系,相互間還相當熟悉。我們這一班-政大國貿系第一屆,應該可以說是全國國貿系第一屆,大學聯考錄取的同學;當年錄取的成績,很多都可以進入台大第二類組某些學系就讀,記得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是如此,在政大則是最高錄取成績,近年來已退居第五位。真的是令人不勝欷噓啊!我們這一班,當年入學時,業向教務處註冊組查詢,確實人數為60人,其中李哲雄同學僅修讀一個學期,於民國47年2月因病去世,另有吳資江、關健明、許翠瓊、吳佩玉、鄧光華、鄒清松、周嘉羽、施文秀、張德生、沈卓銘等十位同學因故先後休學或退學;其餘四十九位均順利畢業,但目前,能知其一二者僅二十四位,茲將此部分同學任職期間的情形或近況依姓氏筆劃順序臚列如下:

 
  1. 朱文燦─原服務於日商三井公司,擔任部門經理,負責大宗品資進口長達20年。後自行創業,擔任美穗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多年,現已退休。
  2. 李文龍—原任強恕中學教師,現已退休。
  3. 李作堂—畢業後返韓國工作並創業,雖然據他說在校期間是教官深感頭痛人物,但返韓工作卻熱忱認真,贏得浪子回頭封號。後移居南美洲阿根廷從事農場養殖業,多年後又舉家移居美國加州經營餐館及農場並種植核桃。數年前,曾與作堂夫婦在加州首府Sacramento巧遇,當時他曾出示其所種植的核桃。目前居住在舊金山灣區,並擔任齊魯會館理事長,他說算是對僑社的一種回饋。今年新春祭祖團拜,他還邀請劉一忠及南加州馮樹勳為他助陣。80週年校慶他將隨北加州校友團返國,參與校慶及系慶活動,並前往金門旅遊。目前每週還提筆為世界日報寫時事評論的文章,甚獲好評。
  4. 吳文能—畢業後進入華南銀行服務,自基層做起,至民國62年,被中國信 託股份公司(中國信託銀行前身)網羅至該公司出任副理,民國69年自經理  任內退職,接任家族企業順華藥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迄今20餘年,在藥品業界具有相當高的知名度。
  5. 沈榮源—民國90年8月自政大教職屆齡退休,改聘兼任。期間所擔任課程多為與經濟、商業、管理等有關的統計學,另擔任:統計與生活、商科教材教法、國際貿易推廣等。曾長期兼任班級及學會導師,短期登山社指導老師,亦曾受派任公共行政及企業管理教育中心總務組主任。課餘常結隊爬山,百岳近四十座都曾留下他的足跡,中級山、郊山、古道、山洞、祕境、溯溪等更不計其數,聯誼、休閒、醒腦加健身。
  6. 林英峰—留校擔任企管系助教,後由校方選派前往美國底特律大學進修,獲該校企業管理碩士暨維恩州立大學工業工程碩士,返國後歷任企管系講師、副教授、教授、系主任、商學院院長等職務。並曾任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秘書長、國家品質獎評審小組召集委員、考試院甲種特考、高考典試委員、教育部科技大學商業類及專科學校評鑑召集人及評審委員。並獲頒美國在華教育基金會成就證書、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管理獎章、國家品質『特別貢獻獎』、教育部優良教育人員及國際貿易學系系友會『傑出系友獎』。現已退休,但仍被企管系挽留擔任兼任教授,嘉惠工商企業及莘莘學子,令人欽佩。
  7. 姜德志—曾服務於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及工業局,大部份時間派駐韓國我國大使館及台北代表處(斷交後),擔任經濟專員,現已退休,旅居韓國首爾。多年來保持每年抽空返國一次,探訪親友,也是在台北的同學能每年見到的旅居海外的同學。
  8. 黃新躍—畢業後曾返宜蘭國中任教多年,後前往日本早稻田大學商學研究所進修,獲得碩士學位,返國後任職於中央信託局,自專員、科長、襄理,晉升至副經理,現已退休,經常前往日本各地旅遊、泡湯,生活至為愜意。
  9. 黃鈞濤—畢業後返港,未幾即前往南美洲哥倫比亞經營餐館。數年後,又舉家移居美國加州首府Sacramento經營餐館及超市,現已退休,經常前往各地旅遊,生活至為愜意。
  10. 陳重任—畢業後前往德國法蘭克福大學進修,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曾任德國自由大學教授、奧地利茵斯布魯克大學社會經濟學院教授、系主任及院長,茵斯布魯克大學國際組織研究中心(CSI)主任,奧地利提洛(Tirol)邦政府贈勛爵士榮銜。
  11. 郭哲義—畢業後即進入海關服務,擔任公職長達四十年,自基層關務員做起,歷任幫辦、關務正、關務監、副稅務司、關稅總局總務處副處長、台北關稅局秘書室主任、基隆關稅局出口組主任、主任秘書、台中關稅局副局長、關稅總局總務處處長、研究委員等職務,現己退休。
  12. 郭芸貞—畢業後,服務於進出口貿易公司多年,民國70年返校,擔任國貿系助教,襄理系務,深獲師生好評,現已退休。
  13. 梁成金—畢業後未幾即考取中央銀行特考,分發至該行金融業務檢查處服務。為促使金融機構健全發展,終日南北奔波,抽查各金融機構業務,公務至為繁忙,但仍於民國53年考取本校企管研究所,在工作、學業兩忙下,獲得碩士學位。在金檢處服務期間,自科員,科副主任,至一等專員,後調業務局自科主任,襄理至副局長。民國74年9月調中央存款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擔任首任總經理,至民國77年2月再返中央銀行擔任業務局局長。民國81年12月為當時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郭婉容網羅擔任該會副主任委員,至民國84年7月二度重返中央銀行擔任副總裁。民國87年3月調任農民銀行董事長,7月再調任交通銀行董事長。民國90年7月出任合作金庫銀行董事長,並同時兼任台北市銀行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民國93年7月自公職退休後,出國旅遊並探視旅居美國的女兒、女婿及外孫。返國後93年10月即被新光金控邀請擔任新光商業銀行董事長,迄今仍勠力為金融業務打拼,實令人敬佩。
  14. 馮樹勲—在校期間屬活躍份子,曾任班代及學會總幹事。畢業後前往美國加州進修獲碩士學位,在美任會計師八年,後自行創業,經營24H加油站及兩家超市。他謙虛說是小型超市,但超市內附設餐廳及18名員工,應屬中型以上超市。同時並經營房地產買賣業務,可說是多角化經營典範。系友會此次發行50週年紀念特刊,曾去電邀他就近聯繫報導居留美、加的同學現況,亦承允諾,但最後僅在作堂來函時附了一段「……人人都是一個故事,畢業後,各奔前程,辛酸喜悅『罄竹難書』,說來說去還是在政大讀書時的生活最有樂趣,希望有機會再相見」。不知道今年是不是一個機會,一方面是國貿系成立50週年,也是政大創校80週年,真希望到時後能見到旅居在海外的同學返校重溫昔日情懷。
  15. 許文啟—畢業後進入大華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服務長達10餘年,並曾自營其他事業,後移居加拿大溫哥華陪伴子女,生活至為休閒。近年子女業已成長,返台陪老伴,亦令人稱羨。
  16. 陳柏相—與友人合夥成立同成建設股份公司擔任總經理一職,在建築業界縱橫數十年,為中部地區打造不少經典之作。近年來已將業務交由第二代經營,自享清福,但仍擔任該公司副董事長一職。據云每天上午仍到公司上班,關懷業務,可見一斑。
  17. 盛介慥—畢業後,曾任職於太平產物保險公司多年,後自行創業,擔任盛國企業公司總經理迄今。
  18. 程鏡洲—畢業後曾返越南任教多年,後返台擔任羅東中學教師,現已退休。
  19. 湯尚黃—畢業後即進入行政院外匯貿易審議委員會普通輸入審核小組擔任專員,該單位後改組為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在進出口小組服務多年,對我國進出口廠商貢獻良多,並晉升為簡任稽核,現已退休。
  20. 雷惠民—民國50年12月留校在商學院特別教室服務,民國51年改調國貿系助教,並襄助系主任白瑜教授處理系務,民國55年8月升任講師後,奉調商學院院長室服務,先後歷三任院長-韋從序教授、任維均教授及魯傳鼎教授,至民國67年10月獲准免兼(註:當時並無秘書之職稱),始得專職任教。一年半後(69年4月)又經公企中心主任殷文俊教授力邀借調擔任該中心在職訓練組主任,後本校附設公務人員教育中心成立,並奉兼該中心教務組主任,至76年8月1日始獲准免兼該兩中心組主任職務。民國80年8月林英峰教授擔任商學院院長又再度奉調院長室襄助院務,至民國82年8月奉准退休,改聘為兼任迄今。
  21. 劉一忠—畢業後留校擔任企管系助教,後由校方荐送前往美國密西根大學進修獲MBA學位,民國54年返校後任企管系講師,並兼公企中心電腦館主任,民國57年升任副教授,民國58年再度前往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進修,民國61年返國,翌年升任教授,並擔任企管系主任。至民國66年辭去教職,在職期間並曾在校方交換教授項下前往美國加州州立科技大學講學一年,離職後移居美國加州舊金山,並在舊金山州立大學擔任教授。自民國七十年代以後,曾多次利用暑假前往中國大陸山東煙台大學、青島山東大學及大連理工大學擔任短期講座,嘉惠家鄉學子,退休後在舊金山齊魯會館擔任兩任理事長,造福僑社,深獲好評。
  22. 劉繼陽—曾在保險業服務多年,擔任高階主管,並出任台北市產物保險公會總幹事,現已退休。
  23. 戴照煜—畢業後曾多次奉派赴日、韓、德、義等國進修或考察。在企業經營方面之閱歷甚豐,曾任中國生產力中心市場研究組主任、中華電線電纜公司市場開發及業務主任、加商H&C業務經理、美商猛圖公司副總裁、中美超級市場副總經理、駐巴西大使館簡派商務專員、外貿協會駐巴西代表、味全食品公司常駐顧問、安賓超商公司總經理等職,駐巴西期間並在聖保羅大學經濟及企管研究所攻讀博士課程。近年來專職授課並擔任企業顧問,為台灣知名企管輔導專家,成效卓著。
  24. 簡安泰—入學前曾任教職長達七年,因此較同班同學年齡稍長幾歲,被視為班上的老大哥(註)。畢業後考取甲級稅務人員關務組分發海關任職。僅5個月,又因考取中央銀行行員特考與梁成金同學同時進入該行金融業務檢查處服務,自民國52年3月至75年11月堅守崗位為金融業務的健全發展投入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時光。期間並考取本校企研所進修獲得碩士學位,先後曾在淡江、東吳及本校銀行系兼課。自央行榮退後,旋即轉任銀行公會聯徵中心主任,民國78年6月奉命籌設財團法人金融聯合徵信中心,經多年努力於民國81年創立,並擔任首任總經理,至民國89年10月二度榮退,但已為社會信用制度健全發展,及全國徵信資料庫建置,奠定良好的基礎。

第一屆同學畢業迄今已長達四十六年,期間游寅藏、江柏勲、陳長坤、王漢風等四位同學已先後因病去世。其餘尚有王慶滄、王文和、黃友竹、蔣可成、陳嘉哲、劉文甫、顧漢臣、周偉夫、李昭雄、詹德來、曾文雄、唐以康、區賜裔、許兆新、吳玉玲、陳可才、周開元、劉家良、周永昌、黃輔良、余英昌等二十一位同學有待追踪,若有人知其近況、連絡電話或地址者,盼來電或來函告知系辦公室李香瑩助教(電話:2939-3091 EXT.87002,E-mail:
ennvy@nccu.edu.tw),讓我們能維繫這一段難得的友情,同時也盼望能再相聚。

(註)︰
96年1月8日梁成金同學假大三元鳳凰廳設宴款待姜德志同學自韓國首爾返台。邀同班其他同學作陪,在當天出席同學中,互推較年長者坐首席時,始知目前在台同學中湯尚黃同學為最年長。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遺愛母系 令人懷念的梁悅蘭同學
--第3 田正豐

梁悅蘭同學,祖籍廣東,僑居越南,申請回國就讀,經教育部分發至政大到我們班上。當時五位女生〈兩台、三僑〉,她為其中最年長者,故以大姊稱之,因此我們大家都尊稱她為「梁大姊」。

國貿系的課業十分繁重,教授要求嚴格,習題繁多〈除了課本上的習題,還有老師另一套習題〉,都要我們實作,以臻於成熟,因此我們總是挑燈夜戰趕作業,連台生大多喊吃不消;僑生來自港澳、大馬、新加坡、印尼、越南、泰國、日本、韓國…等國家,教育難度與教學內容內容殊多不同,因而更覺困難。有些同學感覺難以應付,申請轉系換班者多。梁悅蘭大姊能堅定沉著,不畏難、不怕苦,加倍用功,卒能完成學業。她所表現的毅力和勤勞的精神,值得敬佩。
   
畢業後她留校當助教,帶『計算機實務』,不久,即傳來喜訊。她與空軍退役的蔣漢威先生結婚,柬請全班同學喝喜酒,也是我們班上第一位最快結婚的同學。我們大家皆欣然前去道賀,婚宴後我們還一起去他們租住在台北市酒泉街巷衖裡的愛巢。

   
梁大姊與蔣漢威先生是同鄉,廣東家鄉鄉土口音很重,講的話我們一句也聽不懂,他們的戀愛經過也毫無所悉,我們也不求知道,只有祝福。婚後,梁大姊繼續在學校當助教,蔣先生在安和路靠近理教公所附近開了一家西點麵包坊。隨後遷往汀洲路原三軍總醫院正對面開一家『博士餐廳』,純廣東佳餚,價廉味美,生意很好,不久即向銀行貸款買下店面,重新裝修,並充實項目;每逢中秋佳節加做『博士南軒月餅』,據說是蔣家先人為因應蘇軾(東坡)去廣東他們老家興起的這種款式的月餅,種類很多,其中最有名、最爽口的是十仁月餅、棗泥、蓮蓉、火腿、蛋黃…,原料均採自廣州、香港,烘培師亦從其故鄉請來,所製月餅,品質精良,口味清爽,包裝精良,價錢公道,向各大公司行號、單位推銷,生意不錯。檢視廣東菜餚與月餅製作均為勞力密集產業,需靠人工,難以機械化大量生產,雖有賺錢,仍亦辛苦。

   
梁大姊白天去學校上班,帶系上實習,自己還要批改作業,晚上回來還要支援先生餐廳工作,在教學相長中,她還要忙於進修,趕寫論文,準備講師資料,在她堅毅不拔、勤奮努力下,也順利升任講師,除了在政大授課外,還在基隆崇右商專與林口醒吾商專等校兼課,想來實在是夠忙的了!

   
班上同學畢業後,各奔東西,各忙各的。本班的聯誼會亦時而舉行,並公推蔡獻堂同學召集聯絡,由他發出通知,在國內的均會趕來參加。大家很珍惜這樣純情感的聯誼活動,都攜眷參加。而梁大姊因自營餐廳亦堅持大家接受她的招待,在盛情難卻下大家常去參觀她的餐廳,更嚐嚐道地的廣東口味。蔣先生十分熱情歡迎,殷切招待,只是他講話鄉音太重,我仍聽而未懂。

   
每當班會不定時不定點的召開,遊山玩水,樂不可支,吃吃喝喝,別有情趣。大家見面,都十分親暱,把自己想說的都說出來,想聽誰的就叫誰講,彼此交流,有說不完的話,有道不盡的情。此時大家相聚在一起比兄弟姐妹情更深,沒有疑忌、沒有拘泥,言談間大家總是笑哈哈,快樂不己。有次同遊,梁大姊剛好與我同行,週遭也有其他同學邊走邊談,問起她在學校教學的情形,她說:「過去的學生很聰明、很活潑,要學的東西也很多,確實很忙。我講課的時候要他們注意聽、多發問,有時我也會反問他們,要他們專心,同時,也勉勵他們往後要多多自習、看課本、找參考書、勤做作業、按時交習題,尤其要常常思考:『我要做什麼?如何才會成功』,讓我傾聽之下,立刻回應:「這種教法不錯呀」,她也告訴我:「偶而遇到窮苦有困難的學生,我就常全力相助,也有學生要來餐廳打工,尤其是中秋做月餅時有好多同學自願來幫忙,讓我十分欣慰」。

  
我時常在想,班上的同學個個在不同的環境、職場、領域工作,為了求生存謀發展,相信大家都很忙很忙。然而,梁大姊白天去學校教書,還要趕別校兼課,晚上回家幫夫做餐廳生意,也忙得無暇生孩子。同時,
先生也有點好大喜功〈豪邁之氣〉,返回廣東探親,經過親友的勸說,在他家鄉開辦一所中學,自任董事長,於是把在此營利所得轉移一些去那邊擴充學校,又要梁大姊全力支持,在此情形下,疲累加煩惱積勞成疾。我們提醒她要多多休息,不要透支體力,她也說:「是,是,我還可以啦」。不過,後來幾次生病,進出醫院治療,同學們得知,紛紛前往探視、慰問。記得在台大醫院手術後,情況尚不錯,但因療養時間長,久佔床位,於是轉到萬華醫院療養。僑生頭目雷惠民學長偕同粵籍僑生學友深切關懷,在專人照料下,讓她更可以安心。後來,趙儒生從加拿大與尹漢生同學從美國返台,聽說梁大姊生病住院,來電相約要我帶他們同去探視梁大姊。當我們進入病房,梁大姊眼睛瞎了,但耳朵很靈,一聽即認出我們的聲音,她還叫得出我們的名字,伸手與我們一一深深相握,十分激動。我們亦親切安慰,要她好好休養,祝她早日康復。就我們所知,她已預立遺囑,並與我班聯絡人蔡獻堂兄交代過後事。
  
隔後幾月,梁大姊醫藥罔效,與世長辭,蔡兄依其遺願,把她所有積蓄財產除喪葬費外所餘悉數捐給母校國貿系設置獎學金,足徵她回饋母系獎助後學的慈愛胸懷,在我等感傷懷念之餘,亦彌深欽敬!好一個了不起的梁悅蘭大姊!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感恩與回顧
-第5屆 陳明邦

「政大國貿系」成立設系五十年,估計迄今造就「政大國貿人」當已超過三千人,且多已直接間接的投入了國家經濟建設行列,身為其中一份子,內心滿懷感恩。
  1. 政大母校預為國家培育「經貿人才」,過去,這「五十」年,可說是我國有史以來真正把台灣這塊土地,從過去貧窮落後,建設到如今繁華進步的最關鍵時刻,也是國人享有最富足自由的黃金歲月。
     
  2. 這最關鍵「五十」年,有幸的,母校培育了我們這批「政大國貿人」,全程參與了這一波又一波的國家經濟建設;而我們這一班─政大國貿第五屆,參與了「四十」年。民國五十年夏天,我們考進了「政大國貿系」共30人,迄今已逾四十五年;民國五十四年畢業增為52人(包括僑生及後來轉入學生),也已過四十年。畢業後,我們各奔前途,幸運的,大多數同學都能迅即找到工作,紛紛進入各行各業各領域服務。辛勤努力,齊心齊力,且各有相當成就。如今思及,真是感恩「國貿人,政大心」。
     
  3. 「五十」年來的「政大」、「政大國貿」一直伴著我們工作,陪著我們生活。我們「政大人」是那麼和善、親切,彼此關懷,相互協助。我們感謝母校─政大,給我們寬廣的學習空間,放大了我們的眼界視野,教導了我們經貿專業學識與處事方法;更孕育了我們「親愛精誠」的親和心胸。
     
  4. 我們最感謝的老師─魯傳鼎院長與師母。四十幾年前,我們在政大就學,任教的老師號稱當時的「國家知識精英」。第一任商學院院長韋從序,教我們「統計學」;系主任白瑜教我們「貨幣與銀行」;留美回國的年輕教授魯傳鼎教我們「經濟學」、「國際經濟學」及「國際貿易理論」,後來升為系主任及商學院長。我們在校四年,魯老師兼我們班上導師,非常的關心我們每位同學的學業及生活。經常的,老師和師母會邀請我們到他家小聚或吃餃子,談談每個同學的情況,包括心理或感情問題。畢業後,更關心我們的工作與就業。譬如有的同學一時未找到工作,他會透過私人關係,寫推薦函給企業大老闆,請他們雇用我們。我們同學結婚時,他們也一定會抽空參加祝福。但,最最可惜的是,魯老師,最後卻因辛勞過度,而罹患肝癌去世,留給同學莫大的遺憾與惋惜。

如今,我們都已年過六旬,鬢髮已白,且都以陸續的退出原先長年工作崗位,退休了。現在,回想過去四十多年前在校的種種,仍清晰如昨,值得好好回顧。
  1. 當年「大專聯考」:民國五十年那年大專聯考,據說「數學一科」是有史以來最難考的一次。絕大多數考生的數學分數是「個位數」,二三十分算是很好的了。影響所及,那年考上「政大國貿系」的,什麼樣學校的學生都有,除了商校及普通高中外,還有農校、工職和師範,真是各路英雄好漢都有。
     
  2. 「新生訓練」:那年聯考一放榜,考上「政大」。大家渾然不知道「政大」在哪裡?「政大」是不是學「政治的」?純真無知。政大是在當時台北的近郊─木柵,指南山下。「新生訓練」的第一天,我們首次撘公車輾轉到木柵政大。初看政大校園、教室,有點像兵營軍事機關的感覺,很簡樸,幾排房舍而已。我們三十名新生同學,初次聚集排隊在一起,彼此不相識;有的高高的,有的瘦瘦的;有的「黑黑的」,有的「土土的」;又因來自全省各地,說話口音也不盡相同─怪怪的。心想,真是好奇怪又好新鮮的一次聚會。我因個子高178公分,排在三排頭,與李宏騫、嚴立前後併列,也因此,我們三人自始即比較熟悉、親密,迄今仍是。

  3. 嚴立的「老」樣子:在新生訓練,初見嚴立,我們總覺得他與我們不太一樣。我們都剛從高中畢業考上大學,而他─嚴立好像不是;那天,唯獨他穿西裝,他穿件淺灰色的西裝,我們都穿卡其學生裝。他像老師,又像教官,皮膚黑黑的,頭髮也有點禿,成熟穩重,年齡也似乎較我們大,而且長相外表有點「鄉下」。但,最最奇怪的,他說台語,也會說日語,真是奇了;後來,我們才知道,他其實是外省的安徽人,長年與父母住在花蓮,他是花蓮農校畢業,已在花蓮糧食局工作多年;後來才再報考大學,與我們當同學。他人很好,博學、多才多藝,很多男女同學都喜歡他。嚴立是我最知己最知心的摯友,而奇怪的是,四十五年後的今天,我們其他同學都已顯老態,但嚴立卻仍然老樣子,不覺其老,反而更年輕有活力。

  4. 成功嶺風光:大二暑期,我們坐火車專車到「台中成功嶺」報到,接受為期二個月的「大專暑期」軍事訓練。那天,一大早大夥兒在台北火車站前整隊集合,有的同學在家人親友或女朋友的護送之下,依依不捨,一時之間,還真有要去「當兵」之感。未到成功嶺之前,我們都是一群稚弱的大小孩,不能吃苦耐勞,散慢的一群。到了成功嶺,穿上軍服,哨聲一響─「連集合場集合」,大家頓時嚇得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一週過後的第一個禮拜天,開放親友探訪,那天,嚴肅的軍營,立刻變成像辦嘉年華會似的,湧進了大量同學們親友,大包小包的,聚集樓閣樹下,問東問西,好不溫暖。半個月過去了,經過了嚴格的軍事訓練,「一個命令,一個動作」,整隊、排練、連對抗、閱兵踢正步、打野外、實彈射擊、夜間緊急集合、野外行軍等,個個訓練得規規矩矩,唯命是從,沒了少爺氣。回想,初到成功嶺時,人人都痛恨排長、班長的不通人性,不講道理的嚴苛操練;但,事後結訓,個個同學莫不感念長官的嚴格訓練與磨練,強壯了我們的體力,堅硬了我們的意志,成為經得起時代考驗的一條好漢,這才真正瞭解到「好男要當兵,好鐵要打釘」的好處。

  5. 高考定我一生:由於在兵工廠服役,任務單純、生活有規律、空餘時間也多。所以,我都利用這空餘的時間,看書、準備考試;很幸運的,在服役不久,我第一次報考高考─全國「國際貿易人員」考試(第一屆),結果,「一試及格」,從此也決定了我一生服務公職的命運,改變我原先欲從商的夢想。當時,同班同榜的有嚴立,另陳高吉考上「經濟行政人員」高考。也因為「一試定終身」,所以,我在次(55)年八月服完預備軍官役後,就正式進入政府公部門─財政部服務。從最基層科員、編譯,到科長,再升至簡任專門委員;後再轉入經濟部,擔任商業司副司長、司長,投資審議委員會執行秘書,再調升為中央標準局局長,及首任的智慧財產局局長等工作。迄民國九十二年九月自願提早退休,前後共服務公職達三十八年之久。

     
我已盡力了:我這一生最寶貴的三十八年青春歲月,我得能全部奉獻給我們這個國家社會,全心全力。如今一想,我只有心存感激。我感激母校─政大,我感激很多很多提攜我,照顧我的長官、同事和親人。現在,我退休了。誠如聖經所言:「那美好的仗,我己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摩太後書四:6-8)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憶 政 大
-第12屆 戚樹青

四載懵懂少年時

杜鵑紫荊笑春風

花樣年華隨風逝

冥思憶往歎秋來

萬人登梯訪靈宮

一抹殘霞應道南

註:靈宮是指南宮,道南是道南橋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畢業三十年感言
-第12屆 戚樹青

我記得我們這一班大專聯考一共錄取三十五位台生,另外僑生有十七位。三十五位台生當年有一半以上是住校生,因為朝夕相處大家的感情非常好。第一次系上辦的郊遊就是由張金陽助教帶領我們去後山健行。有一年政大舉行合唱比賽,我們練習很久,還為此穿上紅色長裙上台表演哩!

我們班上的僑生真是多才多藝。有位香港同學姚傑清在大一迎新會上高唱英文歌,歌聲似貓王,從此一炮而紅,以後常常上台獻唱。後來他中途赴英留學,現在仍住在香港,太太是外國人,另外林學源也得過英語演講比賽的獎項。

畢業以後有人考取公家機關,有人從事國際貿易,也有的人在銀行工作;移民美國、加拿大的也不少。
民國九十五年五月十九日為了紀念畢業三十年,大家在兄弟飯店齊聚一堂,有我們敬愛的錢世安老師,還有特地遠從美國回來的周明飛夫婦,從加拿大回來的余碧霞,從香港回來的陳蕙芬夫婦,彷彿時光到流,瞬間又回到久遠的指南山下。

飯後我和朱永淳楊藍峰關筱娟陳蕙芬余碧霞一起回到母校參加畢業三十周年慶祝酒會,會中又見到了同屆的同學們,有的遠從馬來西亞印尼等地回台。看到母校新穎的校舍,有條不紊的接待,實在令人讚賞有加,讓我們祝福母校繼續孜孜不倦、作育英才。幸甚!幸甚!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