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人次: 508

系友雅文共赏

  • 雷惠民-第一届毕业同学的故事
  • 田正丰-遗爱母系 令人怀念的梁悦兰同学
  • 陈明邦-感恩与回顾
  • 戚树青-忆政大
  • 戚树青-毕业三十年后感言
第一届毕业同学的故事
--第1届  雷惠民

五十年了,五十年的岁月在转眼间就静悄悄的溜走,记得五十年前进入政大国贸系就读时,还是一群十八、十九的年轻小伙子,今天大部分都已经是爷爷奶奶年近七十岁的长辈,当时谁又能料到五十年后今天的模样及所经历的际遇。

回想当年入学时,政大除了校门口大门上「国立政治大学」六个大字,知道它是一所大学外,其馀规模真的不如一所中、小学。五栋两层楼,每栋四至八间教室,其中一栋「5」字头教室还是行政单位办公室,其他四栋则是供九个学系、22个班级上课之用,现在的至希楼是当年的图书馆,仅部分完成,暂供同学使用,此外就是两栋一层楼的饭厅,位在八栋也是一层楼的男生宿舍及两栋女生宿舍之间,每栋宿舍仅八间寝室,每间寝室供八位同学使用。除此之外,就是篮球场、排球场及网球场各两个单位,说简单也真够简单,因为图书馆座位有限,晚上大部分教室都开放供同学自修,由于光线不足,每位同学大都准备简单附有夹子的台灯。当时政大对同学的要求似乎比现在严格,期中、期末考试都是由教务处统一办理,集中混合编排坐位在其中一栋饭厅(民国48年四维堂落成后,改在四维堂),或较大的教室举行,并由教务处视空间的大小指派二至六位助教或各单位同仁负责监考。饭厅有两栋,平时间隔较宽畅,考试期间集中一栋用餐,每天供应早、午、晚三餐,八人一桌,每月膳食费150元,由推选出的同学轮流担任膳食委员会委员,并每天负责监督由学校雇用的伙夫采买,一天伙食费仅5元,吃三餐,『质』与『量』当然不可能要求又要好又要多,因此对男同学来说,通常是不足的,女同学吃得比较少,或许会有一些剩馀,所以只要女同学吃完离桌,旁边桌的男同学看到有剩菜时,就赶快来端回自己的桌上「加菜」了。因此每月选出膳食委员后,如果有认识的同学担任委员,就会拜讬他帮忙将用餐的位置排在靠女同学饭桌旁边两排,因为每栋餐厅有五排饭桌,中间排是女同学,每边另有两排为男同学饭桌(可见当时全校女同学仅佔1/5左右),离开较远的位置;当然就无法边吃饭、边评头论足欣赏美女,更无法享受到美女吃剩的佳肴了。

当年入学时,全校学生人数约一千人左右,600多人住校,大多数同学就算不同系级,但住在宿舍,学校规模有限,多少总会见过面,打过招呼。同时有些共同课程,还混合编班或编组上课,因此有些同学就算不同系,相互间还相当熟悉。我们这一班-政大国贸系第一届,应该可以说是全国国贸系第一届,大学联考录取的同学;当年录取的成绩,很多都可以进入台大第二类组某些学系就读,记得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如此,在政大则是最高录取成绩,近年来已退居第五位。真的是令人不胜欷嘘啊!我们这一班,当年入学时,业向教务处注册组查询,确实人数为60人,其中李哲雄同学仅修读一个学期,于民国47年2月因病去世,另有吴资江、关健明、许翠琼、吴佩玉、邓光华、邹清松、周嘉羽、施文秀、张德生、沈卓铭等十位同学因故先后休学或退学;其馀四十九位均顺利毕业,但目前,能知其一二者仅二十四位,兹将此部分同学任职期间的情形或近况依姓氏笔划顺序胪列如下:

 
  1. 朱文灿─原服务于日商三井公司,担任部门经理,负责大宗品资进口长达20年。后自行创业,担任美穗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多年,现已退休。
  2. 李文龙—原任强恕中学教师,现已退休。
  3. 李作堂—毕业后返韩国工作并创业,虽然据他说在校期间是教官深感头痛人物,但返韩工作却热忱认真,赢得浪子回头封号。后移居南美洲阿根廷从事农场养殖业,多年后又举家移居美国加州经营餐馆及农场并种植核桃。数年前,曾与作堂夫妇在加州首府Sacramento巧遇,当时他曾出示其所种植的核桃。目前居住在旧金山湾区,并担任齐鲁会馆理事长,他说算是对侨社的一种回馈。今年新春祭祖团拜,他还邀请刘一忠及南加州冯树勳为他助阵。80周年校庆他将随北加州校友团返国,参与校庆及系庆活动,并前往金门旅游。目前每周还提笔为世界日报写时事评论的文章,甚获好评。
  4. 吴文能—毕业后进入华南银行服务,自基层做起,至民国62年,被中国信 讬股份公司(中国信讬银行前身)网罗至该公司出任副理,民国69年自经理  任内退职,接任家族企业顺华药品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迄今20馀年,在药品业界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
  5. 沈荣源—民国90年8月自政大教职届龄退休,改聘兼任。期间所担任课程多为与经济、商业、管理等有关的统计学,另担任:统计与生活、商科教材教法、国际贸易推广等。曾长期兼任班级及学会导师,短期登山社指导老师,亦曾受派任公共行政及企业管理教育中心总务组主任。课馀常结队爬山,百岳近四十座都曾留下他的足迹,中级山、郊山、古道、山洞、祕境、溯溪等更不计其数,联谊、休閒、醒脑加健身。
  6. 林英峰—留校担任企管系助教,后由校方选派前往美国底特律大学进修,获该校企业管理硕士暨维恩州立大学工业工程硕士,返国后历任企管系讲师、副教授、教授、系主任、商学院院长等职务。并曾任中华民国管理科学学会秘书长、国家品质奖评审小组召集委员、考试院甲种特考、高考典试委员、教育部科技大学商业类及专科学校评鑑召集人及评审委员。并获颁美国在华教育基金会成就证书、中华民国管理科学学会管理奖章、国家品质『特别贡献奖』、教育部优良教育人员及国际贸易学系系友会『杰出系友奖』。现已退休,但仍被企管系挽留担任兼任教授,嘉惠工商企业及莘莘学子,令人钦佩。
  7. 姜德志—曾服务于经济部国际贸易局及工业局,大部份时间派驻韩国我国大使馆及台北代表处(断交后),担任经济专员,现已退休,旅居韩国首尔。多年来保持每年抽空返国一次,探访亲友,也是在台北的同学能每年见到的旅居海外的同学。
  8. 黄新跃—毕业后曾返宜兰国中任教多年,后前往日本早稻田大学商学研究所进修,获得硕士学位,返国后任职于中央信讬局,自专员、科长、襄理,晋升至副经理,现已退休,经常前往日本各地旅游、泡汤,生活至为惬意。
  9. 黄钧涛—毕业后返港,未几即前往南美洲哥伦比亚经营餐馆。数年后,又举家移居美国加州首府Sacramento经营餐馆及超市,现已退休,经常前往各地旅游,生活至为惬意。
  10. 陈重任—毕业后前往德国法兰克福大学进修,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任德国自由大学教授、奥地利茵斯布鲁克大学社会经济学院教授、系主任及院长,茵斯布鲁克大学国际组织研究中心(CSI)主任,奥地利提洛(Tirol)邦政府赠勋爵士荣衔。
  11. 郭哲义—毕业后即进入海关服务,担任公职长达四十年,自基层关务员做起,历任帮办、关务正、关务监、副税务司、关税总局总务处副处长、台北关税局秘书室主任、基隆关税局出口组主任、主任秘书、台中关税局副局长、关税总局总务处处长、研究委员等职务,现己退休。
  12. 郭芸贞—毕业后,服务于进出口贸易公司多年,民国70年返校,担任国贸系助教,襄理系务,深获师生好评,现已退休。
  13. 梁成金—毕业后未几即考取中央银行特考,分发至该行金融业务检查处服务。为促使金融机构健全发展,终日南北奔波,抽查各金融机构业务,公务至为繁忙,但仍于民国53年考取本校企管研究所,在工作、学业两忙下,获得硕士学位。在金检处服务期间,自科员,科副主任,至一等专员,后调业务局自科主任,襄理至副局长。民国74年9月调中央存款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担任首任总经理,至民国77年2月再返中央银行担任业务局局长。民国81年12月为当时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郭婉容网罗担任该会副主任委员,至民国84年7月二度重返中央银行担任副总裁。民国87年3月调任农民银行董事长,7月再调任交通银行董事长。民国90年7月出任合作金库银行董事长,并同时兼任台北市银行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民国93年7月自公职退休后,出国旅游并探视旅居美国的女儿、女婿及外孙。返国后93年10月即被新光金控邀请担任新光商业银行董事长,迄今仍勠力为金融业务打拼,实令人敬佩。
  14. 冯树勲—在校期间属活跃份子,曾任班代及学会总干事。毕业后前往美国加州进修获硕士学位,在美任会计师八年,后自行创业,经营24H加油站及两家超市。他谦虚说是小型超市,但超市内附设餐厅及18名员工,应属中型以上超市。同时并经营房地产买卖业务,可说是多角化经营典范。系友会此次发行50周年纪念特刊,曾去电邀他就近联系报导居留美、加的同学现况,亦承允诺,但最后仅在作堂来函时附了一段「……人人都是一个故事,毕业后,各奔前程,辛酸喜悦『罄竹难书』,说来说去还是在政大读书时的生活最有乐趣,希望有机会再相见」。不知道今年是不是一个机会,一方面是国贸系成立50周年,也是政大创校80周年,真希望到时后能见到旅居在海外的同学返校重温昔日情怀。
  15. 许文启—毕业后进入大华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服务长达10馀年,并曾自营其他事业,后移居加拿大温哥华陪伴子女,生活至为休閒。近年子女业已成长,返台陪老伴,亦令人称羨。
  16. 陈柏相—与友人合夥成立同成建设股份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在建筑业界纵横数十年,为中部地区打造不少经典之作。近年来已将业务交由第二代经营,自享清福,但仍担任该公司副董事长一职。据云每天上午仍到公司上班,关怀业务,可见一斑。
  17. 盛介慥—毕业后,曾任职于太平产物保险公司多年,后自行创业,担任盛国企业公司总经理迄今。
  18. 程镜洲—毕业后曾返越南任教多年,后返台担任罗东中学教师,现已退休。
  19. 汤尚黄—毕业后即进入行政院外汇贸易审议委员会普通输入审核小组担任专员,该单位后改组为经济部国际贸易局,在进出口小组服务多年,对我国进出口厂商贡献良多,并晋升为简任稽核,现已退休。
  20. 雷惠民—民国50年12月留校在商学院特别教室服务,民国51年改调国贸系助教,并襄助系主任白瑜教授处理系务,民国55年8月升任讲师后,奉调商学院院长室服务,先后历三任院长-韦从序教授、任维均教授及鲁传鼎教授,至民国67年10月获准免兼(注:当时并无秘书之职称),始得专职任教。一年半后(69年4月)又经公企中心主任殷文俊教授力邀借调担任该中心在职训练组主任,后本校附设公务人员教育中心成立,并奉兼该中心教务组主任,至76年8月1日始获准免兼该两中心组主任职务。民国80年8月林英峰教授担任商学院院长又再度奉调院长室襄助院务,至民国82年8月奉准退休,改聘为兼任迄今。
  21. 刘一忠—毕业后留校担任企管系助教,后由校方荐送前往美国密西根大学进修获MBA学位,民国54年返校后任企管系讲师,并兼公企中心电脑馆主任,民国57年升任副教授,民国58年再度前往美国奥克拉荷马大学进修,民国61年返国,翌年升任教授,并担任企管系主任。至民国66年辞去教职,在职期间并曾在校方交换教授项下前往美国加州州立科技大学讲学一年,离职后移居美国加州旧金山,并在旧金山州立大学担任教授。自民国七十年代以后,曾多次利用暑假前往中国大陆山东烟台大学、青岛山东大学及大连理工大学担任短期讲座,嘉惠家乡学子,退休后在旧金山齐鲁会馆担任两任理事长,造福侨社,深获好评。
  22. 刘继阳—曾在保险业服务多年,担任高阶主管,并出任台北市产物保险公会总干事,现已退休。
  23. 戴照煜—毕业后曾多次奉派赴日、韩、德、义等国进修或考察。在企业经营方面之阅历甚丰,曾任中国生产力中心市场研究组主任、中华电线电缆公司市场开发及业务主任、加商H&C业务经理、美商猛图公司副总裁、中美超级市场副总经理、驻巴西大使馆简派商务专员、外贸协会驻巴西代表、味全食品公司常驻顾问、安宾超商公司总经理等职,驻巴西期间并在圣保罗大学经济及企管研究所攻读博士课程。近年来专职授课并担任企业顾问,为台湾知名企管辅导专家,成效卓着。
  24. 简安泰—入学前曾任教职长达七年,因此较同班同学年龄稍长几岁,被视为班上的老大哥(注)。毕业后考取甲级税务人员关务组分发海关任职。仅5个月,又因考取中央银行行员特考与梁成金同学同时进入该行金融业务检查处服务,自民国52年3月至75年11月坚守岗位为金融业务的健全发展投入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期间并考取本校企研所进修获得硕士学位,先后曾在淡江、东吴及本校银行系兼课。自央行荣退后,旋即转任银行公会联征中心主任,民国78年6月奉命筹设财团法人金融联合征信中心,经多年努力于民国81年创立,并担任首任总经理,至民国89年10月二度荣退,但已为社会信用制度健全发展,及全国征信数据库建置,奠定良好的基础。

第一届同学毕业迄今已长达四十六年,期间游寅藏、江柏勲、陈长坤、王汉风等四位同学已先后因病去世。其馀尚有王庆沧、王文和、黄友竹、蒋可成、陈嘉哲、刘文甫、顾汉臣、周伟夫、李昭雄、詹德来、曾文雄、唐以康、区赐裔、许兆新、吴玉玲、陈可才、周开元、刘家良、周永昌、黄辅良、馀英昌等二十一位同学有待追踪,若有人知其近况、连络电话或地址者,盼来电或来函告知系办公室李香莹助教(电话:2939-3091 EXT.87002,E-mail:
ennvy@nccu.edu.tw),让我们能维系这一段难得的友情,同时也盼望能再相聚。

(注)︰
96年1月8日梁成金同学假大三元凤凰厅设宴款待姜德志同学自韩国首尔返台。邀同班其他同学作陪,在当天出席同学中,互推较年长者坐首席时,始知目前在台同学中汤尚黄同学为最年长。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遗爱母系 令人怀念的梁悦兰同学
--第3 田正丰

梁悦兰同学,祖籍广东,侨居越南,申请回国就读,经教育部分发至政大到我们班上。当时五位女生〈两台、三侨〉,她为其中最年长者,故以大姊称之,因此我们大家都尊称她为「梁大姊」。

国贸系的课业十分繁重,教授要求严格,习题繁多〈除了课本上的习题,还有老师另一套习题〉,都要我们实作,以臻于成熟,因此我们总是挑灯夜战赶作业,连台生大多喊吃不消;侨生来自港澳、大马、新加坡、印尼、越南、泰国、日本、韩国…等国家,教育难度与教学内容内容殊多不同,因而更觉困难。有些同学感觉难以应付,申请转系换班者多。梁悦兰大姊能坚定沉着,不畏难、不怕苦,加倍用功,卒能完成学业。她所表现的毅力和勤劳的精神,值得敬佩。
   
毕业后她留校当助教,带『计算机实务』,不久,即传来喜讯。她与空军退役的蒋汉威先生结婚,柬请全班同学喝喜酒,也是我们班上第一位最快结婚的同学。我们大家皆欣然前去道贺,婚宴后我们还一起去他们租住在台北市酒泉街巷衖里的爱巢。

   
梁大姊与蒋汉威先生是同乡,广东家乡乡土口音很重,讲的话我们一句也听不懂,他们的恋爱经过也毫无所悉,我们也不求知道,只有祝福。婚后,梁大姊继续在学校当助教,蒋先生在安和路靠近理教公所附近开了一家西点面包坊。随后迁往汀洲路原三军总医院正对面开一家『博士餐厅』,纯广东佳肴,价廉味美,生意很好,不久即向银行贷款买下店面,重新装修,并充实项目;每逢中秋佳节加做『博士南轩月饼』,据说是蒋家先人为因应苏轼(东坡)去广东他们老家兴起的这种款式的月饼,种类很多,其中最有名、最爽口的是十仁月饼、枣泥、莲蓉、火腿、蛋黄…,原料均采自广州、香港,烘培师亦从其故乡请来,所制月饼,品质精良,口味清爽,包装精良,价钱公道,向各大公司行号、单位推销,生意不错。检视广东菜肴与月饼制作均为劳力密集产业,需靠人工,难以机械化大量生产,虽有赚钱,仍亦辛苦。

   
梁大姊白天去学校上班,带系上实习,自己还要批改作业,晚上回来还要支援先生餐厅工作,在教学相长中,她还要忙于进修,赶写论文,准备讲师资料,在她坚毅不拔、勤奋努力下,也顺利升任讲师,除了在政大授课外,还在基隆崇右商专与林口醒吾商专等校兼课,想来实在是够忙的了!

   
班上同学毕业后,各奔东西,各忙各的。本班的联谊会亦时而举行,并公推蔡献堂同学召集联络,由他发出通知,在国内的均会赶来参加。大家很珍惜这样纯情感的联谊活动,都携眷参加。而梁大姊因自营餐厅亦坚持大家接受她的招待,在盛情难却下大家常去参观她的餐厅,更嚐嚐道地的广东口味。蒋先生十分热情欢迎,殷切招待,只是他讲话乡音太重,我仍听而未懂。

   
每当班会不定时不定点的召开,游山玩水,乐不可支,吃吃喝喝,别有情趣。大家见面,都十分亲暱,把自己想说的都说出来,想听谁的就叫谁讲,彼此交流,有说不完的话,有道不尽的情。此时大家相聚在一起比兄弟姐妹情更深,没有疑忌、没有拘泥,言谈间大家总是笑哈哈,快乐不己。有次同游,梁大姊刚好与我同行,周遭也有其他同学边走边谈,问起她在学校教学的情形,她说:「过去的学生很聪明、很活泼,要学的东西也很多,确实很忙。我讲课的时候要他们注意听、多发问,有时我也会反问他们,要他们专心,同时,也勉励他们往后要多多自习、看课本、找参考书、勤做作业、按时交习题,尤其要常常思考:『我要做什么?如何才会成功』,让我倾听之下,立刻回应:「这种教法不错呀」,她也告诉我:「偶而遇到穷苦有困难的学生,我就常全力相助,也有学生要来餐厅打工,尤其是中秋做月饼时有好多同学自愿来帮忙,让我十分欣慰」。

  
我时常在想,班上的同学个个在不同的环境、职场、领域工作,为了求生存谋发展,相信大家都很忙很忙。然而,梁大姊白天去学校教书,还要赶别校兼课,晚上回家帮夫做餐厅生意,也忙得无暇生孩子。同时,
先生也有点好大喜功〈豪迈之气〉,返回广东探亲,经过亲友的劝说,在他家乡开办一所中学,自任董事长,于是把在此营利所得转移一些去那边扩充学校,又要梁大姊全力支持,在此情形下,疲累加烦恼积劳成疾。我们提醒她要多多休息,不要透支体力,她也说:「是,是,我还可以啦」。不过,后来几次生病,进出医院治疗,同学们得知,纷纷前往探视、慰问。记得在台大医院手术后,情况尚不错,但因疗养时间长,久佔床位,于是转到万华医院疗养。侨生头目雷惠民学长偕同粤籍侨生学友深切关怀,在专人照料下,让她更可以安心。后来,赵儒生从加拿大与尹汉生同学从美国返台,听说梁大姊生病住院,来电相约要我带他们同去探视梁大姊。当我们进入病房,梁大姊眼睛瞎了,但耳朵很灵,一听即认出我们的声音,她还叫得出我们的名字,伸手与我们一一深深相握,十分激动。我们亦亲切安慰,要她好好休养,祝她早日康复。就我们所知,她已预立遗嘱,并与我班联络人蔡献堂兄交代过后事。
  
隔后几月,梁大姊医药罔效,与世长辞,蔡兄依其遗愿,把她所有积蓄财产除丧葬费外所馀悉数捐给母校国贸系设置奖学金,足征她回馈母系奖助后学的慈爱胸怀,在我等感伤怀念之馀,亦弥深钦敬!好一个了不起的梁悦兰大姊!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感恩与回顾
-第5届 陈明邦

「政大国贸系」成立设系五十年,估计迄今造就「政大国贸人」当已超过三千人,且多已直接间接的投入了国家经济建设行列,身为其中一份子,内心满怀感恩。
  1. 政大母校预为国家培育「经贸人才」,过去,这「五十」年,可说是我国有史以来真正把台湾这块土地,从过去贫穷落后,建设到如今繁华进步的最关键时刻,也是国人享有最富足自由的黄金岁月。
     
  2. 这最关键「五十」年,有幸的,母校培育了我们这批「政大国贸人」,全程参与了这一波又一波的国家经济建设;而我们这一班─政大国贸第五届,参与了「四十」年。民国五十年夏天,我们考进了「政大国贸系」共30人,迄今已逾四十五年;民国五十四年毕业增为52人(包括侨生及后来转入学生),也已过四十年。毕业后,我们各奔前途,幸运的,大多数同学都能迅即找到工作,纷纷进入各行各业各领域服务。辛勤努力,齐心齐力,且各有相当成就。如今思及,真是感恩「国贸人,政大心」。
     
  3. 「五十」年来的「政大」、「政大国贸」一直伴着我们工作,陪着我们生活。我们「政大人」是那么和善、亲切,彼此关怀,相互协助。我们感谢母校─政大,给我们宽广的学习空间,放大了我们的眼界视野,教导了我们经贸专业学识与处事方法;更孕育了我们「亲爱精诚」的亲和心胸。
     
  4. 我们最感谢的老师─鲁传鼎院长与师母。四十几年前,我们在政大就学,任教的老师号称当时的「国家知识精英」。第一任商学院院长韦从序,教我们「统计学」;系主任白瑜教我们「货币与银行」;留美回国的年轻教授鲁传鼎教我们「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及「国际贸易理论」,后来升为系主任及商学院长。我们在校四年,鲁老师兼我们班上导师,非常的关心我们每位同学的学业及生活。经常的,老师和师母会邀请我们到他家小聚或吃饺子,谈谈每个同学的情况,包括心理或感情问题。毕业后,更关心我们的工作与就业。譬如有的同学一时未找到工作,他会透过私人关系,写推荐函给企业大老板,请他们雇用我们。我们同学结婚时,他们也一定会抽空参加祝福。但,最最可惜的是,鲁老师,最后却因辛劳过度,而罹患肝癌去世,留给同学莫大的遗憾与惋惜。

如今,我们都已年过六旬,鬓发已白,且都以陆续的退出原先长年工作岗位,退休了。现在,回想过去四十多年前在校的种种,仍清晰如昨,值得好好回顾。
  1. 当年「大专联考」:民国五十年那年大专联考,据说「数学一科」是有史以来最难考的一次。绝大多数考生的数学分数是「个位数」,二三十分算是很好的了。影响所及,那年考上「政大国贸系」的,什么样学校的学生都有,除了商校及普通高中外,还有农校、工职和师范,真是各路英雄好汉都有。
     
  2. 「新生训练」:那年联考一放榜,考上「政大」。大家浑然不知道「政大」在哪里?「政大」是不是学「政治的」?纯真无知。政大是在当时台北的近郊─木栅,指南山下。「新生训练」的第一天,我们首次撘公共汽车辗转到木栅政大。初看政大校园、教室,有点像兵营军事机关的感觉,很简朴,几排房舍而已。我们三十名新生同学,初次聚集排队在一起,彼此不相识;有的高高的,有的瘦瘦的;有的「黑黑的」,有的「土土的」;又因来自全省各地,说话口音也不尽相同─怪怪的。心想,真是好奇怪又好新鲜的一次聚会。我因个子高178公分,排在三排头,与李宏骞、严立前后并列,也因此,我们三人自始即比较熟悉、亲密,迄今仍是。

  3. 严立的「老」样子:在新生训练,初见严立,我们总觉得他与我们不太一样。我们都刚从高中毕业考上大学,而他─严立好像不是;那天,唯独他穿西装,他穿件浅灰色的西装,我们都穿卡其学生装。他像老师,又像教官,皮肤黑黑的,头发也有点秃,成熟稳重,年龄也似乎较我们大,而且长相外表有点「乡下」。但,最最奇怪的,他说台语,也会说日语,真是奇了;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其实是外省的安徽人,长年与父母住在花莲,他是花莲农校毕业,已在花莲粮食局工作多年;后来才再报考大学,与我们当同学。他人很好,博学、多才多艺,很多男女同学都喜欢他。严立是我最知己最知心的挚友,而奇怪的是,四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们其他同学都已显老态,但严立却仍然老样子,不觉其老,反而更年轻有活力。

  4. 成功岭风光:大二暑期,我们坐火车专车到「台中成功岭」报到,接受为期二个月的「大专暑期」军事训练。那天,一大早大夥儿在台北火车站前整队集合,有的同学在家人亲友或女朋友的护送之下,依依不舍,一时之间,还真有要去「当兵」之感。未到成功岭之前,我们都是一群稚弱的大小孩,不能吃苦耐劳,散慢的一群。到了成功岭,穿上军服,哨声一响─「连集合场集合」,大家顿时吓得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一周过后的第一个礼拜天,开放亲友探访,那天,严肃的军营,立刻变成像办嘉年华会似的,湧进了大量同学们亲友,大包小包的,聚集楼阁树下,问东问西,好不温暖。半个月过去了,经过了严格的军事训练,「一个命令,一个动作」,整队、排练、连对抗、阅兵踢正步、打野外、实弹射击、夜间紧急集合、野外行军等,个个训练得规规矩矩,唯命是从,没了少爷气。回想,初到成功岭时,人人都痛恨排长、班长的不通人性,不讲道理的严苛操练;但,事后结训,个个同学莫不感念长官的严格训练与磨练,强壮了我们的体力,坚硬了我们的意志,成为经得起时代考验的一条好汉,这才真正了解到「好男要当兵,好铁要打钉」的好处。

  5. 高考定我一生:由于在兵工厂服役,任务单纯、生活有规律、空馀时间也多。所以,我都利用这空馀的时间,看书、准备考试;很幸运的,在服役不久,我第一次报考高考─全国「国际贸易人员」考试(第一届),结果,「一试及格」,从此也决定了我一生服务公职的命运,改变我原先欲从商的梦想。当时,同班同榜的有严立,另陈高吉考上「经济行政人员」高考。也因为「一试定终身」,所以,我在次(55)年八月服完预备军官役后,就正式进入政府公部门─财政部服务。从最基层科员、编译,到科长,再升至简任专门委员;后再转入经济部,担任商业司副司长、司长,投资审议委员会执行秘书,再调升为中央标准局局长,及首任的智慧财产局局长等工作。迄民国九十二年九月自愿提早退休,前后共服务公职达三十八年之久。

     
我已尽力了:我这一生最宝贵的三十八年青春岁月,我得能全部奉献给我们这个国家社会,全心全力。如今一想,我只有心存感激。我感激母校─政大,我感激很多很多提携我,照顾我的长官、同事和亲人。现在,我退休了。诚如圣经所言:「那美好的仗,我己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摩太后书四:6-8)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忆 政 大
-第12届 戚树青

四载懵懂少年时

杜鹃紫荆笑春风

花样年华随风逝

冥思忆往歎秋来

万人登梯访灵宫

一抹残霞应道南

注:灵宫是指南宫,道南是道南桥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毕业三十年感言
-第12届 戚树青

我记得我们这一班大专联考一共录取三十五位台生,另外侨生有十七位。三十五位台生当年有一半以上是住校生,因为朝夕相处大家的感情非常好。第一次系上办的郊游就是由张金阳助教带领我们去后山健行。有一年政大举行合唱比赛,我们练习很久,还为此穿上红色长裙上台表演哩!

我们班上的侨生真是多才多艺。有位香港同学姚杰清在大一迎新会上高唱英文歌,歌声似猫王,从此一炮而红,以后常常上台献唱。后来他中途赴英留学,现在仍住在香港,太太是外国人,另外林学源也得过英语演讲比赛的奖项。

毕业以后有人考取公家机关,有人从事国际贸易,也有的人在银行工作;移民美国、加拿大的也不少。
民国九十五年五月十九日为了纪念毕业三十年,大家在兄弟饭店齐聚一堂,有我们敬爱的钱世安老师,还有特地远从美国回来的周明飞夫妇,从加拿大回来的馀碧霞,从香港回来的陈蕙芬夫妇,彷彿时光到流,瞬间又回到久远的指南山下。

饭后我和朱永淳杨蓝峰关筱娟陈蕙芬馀碧霞一起回到母校参加毕业三十周年庆祝酒会,会中又见到了同届的同学们,有的远从马来西亚印尼等地回台。看到母校新颖的校舍,有条不紊的接待,实在令人讚赏有加,让我们祝福母校继续孜孜不倦、作育英才。幸甚!幸甚!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