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次: 179

系友雅文共賞

  • 林昱豪-生命中最珍貴的記憶
  • 廖冠宇-難忘國貿系胞的驕傲
  • 劉成鋒-懷念在校的日子
  • 陳建呈-歐洲旅遊紀行
  • 楊道遠-以國貿人為榮
生命中最珍貴的記憶            
-第38屆甲班 林昱豪

晚上12點,F坐在書房隨手翻起一本老照片,想起11年前進大學真是一個奇妙緣分的開始。F非常清楚,已服完兵役的他,年齡比起同學大上幾歲,這難免讓他自覺有些尷尬,但他當時不知道的是,一段友誼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滋長、交錯、延伸到今天,甚至每一個明天。

F那時什麼都沒有,連豪邁125都是買二手的,其他流行的玩意兒更不用說都沒有,充其量他只帶了一顆遊子的心情到台北,揮別熟悉的家鄉、揮別2年軍旅生活。但他的確記得第一次家人陪著走進那個左方有一座十多公尺高、赭色立柱的大門,心情是如何的喜悅混合著謙卑。這是他期盼已久的知識殿堂,他對往後3年的生活有很大的期待、還有很多的計畫。但如果把那所大學校門的照片拿給家鄉鄰居們看,他們八成都這麼問:「國立政治大學?阿你是以後要搞政治的喔?政治不好啦」、「藍色梅花校徽,跟軍方有關嗎」。F知道這些問題很難說得清楚。

很幸運的,F與系上同學住在同一區宿舍,他心裡想,這樣也許能比較快速融入那群「聰明的」年輕人,每晚他們都要爬過150餘階樓梯上到那座「貓空城堡」--男生宿舍。每天晚上,除了偶而準備考試以外,大家常常聚在一起聊天,無所不聊的話題從四維堂上空「劉真我愛你」的超大熱氣球是誰放上去的?外交系哪幾個女生超正、到Pink Floyd的音樂、乃至於上帝/神佛存在嗎?全能又仁慈的神符合邏輯嗎?大家為何都想考研究所?人生是什麼? F與同學們的緣分在一次次的討論、歡笑、合作甚至爭吵中不斷的加深,遠遠超過只是「F,一個國貿系新同學,轉學生」。

他記得,他當班代的最後一天,在大家的幫忙下帶全班50個人一起到貓空泡茶,同學的笑聲與吱吱喳喳的聊天聲,導師沈老師興奮的跟大家談木柵的山,這景象簡直像天堂般和諧。下山後他們說:「我們做到了」,F說:「這過程早在我腦中演練過幾十次了,你要先相信,事情才會隨緣發生」然後暗自感謝大家的捧場。到了畢業那一天為止,政大國貿系與F之間都沒讓彼此失望。F成績單上掛著145個學分,他知道每一分都對得起自己,因為部隊的生活讓他了解「我們就是沒辦法永遠靠欺騙而能在真實世界中存活」。

F剛獲得老天賜給他的第一個孩子,是個男孩,他迫不及待的打電話分享喜訊。可愛的Z同學,台灣的科技女新貴,聽得出來她語調中的高興與關切:「想不到你會結婚,更驚訝你半夜還幫兒子換尿布啦」換F好奇了:「這很難嗎」,Z帶著玄機說:「呵呵,我們那時候都覺得你很笨又沒責任感啦,所以都想不到你居然是可以依靠的男人」。籠罩F心頭十幾年來的疑問總算稍解,雖然對過去政大女同學們的無緣曾有些小小遺憾,「但過去的總來不及補救,生命是存在於當下的」因此F確實很想跟還在大學唸書的學妹們說:「少女情懷總是詩,但不要太迷,年過三十的情懷總會突然變成恐怖的幻境;另外,男人的價值要透過確確實實的了解才會顯現的,猜的比率不要放太大」。

F思索到就業的選擇,直覺就想到GGF的好朋友,但在大學時期也許是某一方、更可能是雙方的心智與歷練還沒成熟到一個階段,因此交情並未顯得特別好,不過時間,改變了某些狀況。G一畢業就選擇大家最害怕的「業務」當他的唯一目標,有關對業務工作的害怕,是大家從小就開始累積的。當考試最高分的人受到最多獎勵的教育體制全力運作下,「業務」恐怕是失敗者的代名詞,生意人也許更可恥。GF在大學裡會有交集是因為他們都沒去補研究所、選了很多語言課程,而且在圖書館碰面的次數太多了。出社會後,G一直在電子業當業務,歷經各種嚴厲的體能(加班/應酬/長途旅行)與心靈(談判/說服/拿到業績)挑戰,如今G的個人成就絕對能讓母校與同學感到驕傲。

我的世界太美好了,F心想,一路上這些人或讓你扶助,或曾經幫你大忙,重點是:「每個人都需要別人,看看連魯賓遜多麼希望回到人群中」。政大國貿系給了我們、給了F最豐盛的知識饗宴,最嚴謹的學術教育,讓F覺得在社會上有立足的基本能力;而政大隱藏的豐富人脈,就看自己如何經營了。尤其這幾年的職場生涯讓F聯想到,神經結點發展越好的腦袋越聰明,而人際網絡越廣大的人越有成就F在日記上寫下:「人生的成就是當你猛一回首時發現自己居然完成了某些難以置信的事,而家人、政大國貿系、朋友、討厭的人居然才是整過程中最難抹滅的珍貴記憶。鍥而不捨的阿甘精神是成就的基礎;充沛的體力是打拼的養分;寬闊的心胸讓你能從容處理人生的巔峰與谷底;逆境中能keep going是每個大人物都經歷過的小秘密;而生命中接觸到許多人與事,是這輩子所能擁有最珍貴的記憶。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難忘國貿系胞的驕傲
-第40屆乙班 廖冠宇

「一聲國貿,一聲加油,來」欣駿學長這樣使勁地喊著:「國貿」,場外的啦啦隊搭應地喊著:「加油」,配上欣駿學長特殊的旋律:「國貿國~貿國貿」,像是演練過許多次一樣,近百名國貿系師生,甚至是當時的國貿系主任胡聯國主任也異口同聲地嘶喊著「加油加油加油」,這樣的情境,只要有國貿系出賽的場合就會出現。不知為什麼,國貿系來應援的總是比別系來得多,不論是學術研討會、文化盃歌唱比賽、舞蹈比賽、各項球類比賽,甚至是校慶啦啦隊比賽及學校運動會,一再一再地出現。參與比賽的同學師生,也用優秀的比賽成績回應著。尤其是到運動會在頒獎時,每當國貿系拿到一座獎盃,國貿系胞就會隨著系旗奔上頒獎台,大聲歡呼。但隨著司儀叫著一次又一次國貿系上台領獎。國貿系旗就未曾再下過頒獎台。國貿系就是這樣地熱情洋溢,團結一心,爭取榮譽,身為國貿系的一份子,真是驕傲。

在參加慧燕婚禮的時候,過去在學校的點點滴滴,又重新在心裏上映了一遍。離開校園將逾七年,延循著國貿系的光榮傳統,同學個個都能工作崗位上發揮所學,展露頭角。隨著全球化發展趨勢,同學們也分居世界各地為自己的事業打拼。然而只要有需要的地方,大家也都會很熱心的參與。

適逢國貿系創系50周年,敬祝國貿系系運昌隆,繼續為國家社會與產觀學界,培育出更多優秀的人才。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懷念在校的日子
-第40屆乙班 劉成鋒

85301086,不要懷疑,這是我的學號。
我就是在85年正式加入這個大家庭,我來自馬來西亞,在還沒進入政大國貿之前,常聽僑居地的學長姊說,台北的學校尤其是名校,大部分的本地生都很驕傲,很瞧不起僑生,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來到政大,參加過新生入學典禮後,就被學長姊的熱情所感染,當初那種不安的心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大一新生的我,幾乎參與了校內所有的活動,從一開始的啦啦隊比賽(亞軍),合唱比賽(第五名),舞蹈比賽(優秀獎),新生盃籃球賽(季軍),新生盃排球賽(
冠軍),拔河比賽(冠軍),校慶當天的學校運動會(全場總亞軍)等等,在各項的比賽我們都有斬獲。

除了活動外,我們同學的感情很好,學長姊都很照顧我們,系上的迎新活動,讓我們大家的感情都更加融洽。我們所有的比賽,學長姊都參與並給予實質上的支持,真的很令人感動。


大二的我,終於要負起照顧學弟妹的責任了,一如國貿系優良的傳統精神,我們把這一股精神傳承下去,也接下了成為系上幹部的責任,把系上所有的活動都搞到有聲有色。還記得在國貿週,我們舉辦了場校園演唱會,請來了很耀眼的明星,如李克勤、阿亮、季中平、黃嘉千等等。不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當年的運動會,記得那一年我是擔任系上的體育股長,我們系上每年在運動會都有不錯的成績,可是往往都功虧一簣,最好的成績充其量也不過是亞軍,為了有所突破,我邀請了很多的學長姊、學弟妹和同學們都一起參與當天的活動,幾乎報名了所有的項目,努力的付出一定是有成果的,那一年我們終於獲得了全場總冠軍。

大三的我,還是熱衷在系上活動,接下了系上籃球隊及排球隊隊長的重任,系上排球隊就不用多說了,每一年校內比賽都是獲得冠軍;系籃也因為加入了體保生,使我們的成績突飛猛進。其實球隊的感情真的很好,每次的聚會或慶功宴都是令人難忘懷,系主任胡聯國教授的大力支持,讓我們有機會在KTV裡高歌,也讓我們和主任有機會一起瘋一起聊聊心事,這種感覺真的很棒很棒,很懷念這樣的日子。就是畢業之後,我們還是時常聯絡,球隊的革命情感永遠都還在。

畢業旅行,也不可不提,那年我們去了泰國曼谷,期間發生很多的趣事,有四十幾位同學一起在泰國幫我慶生,好難忘懷的一次生日會,被二十幾個大男孩像打摔角般的壓制,還把酒店的走廊弄成了巧克力蛋糕派對,搞得好髒,結果付了一筆清潔費用,現在回想回來還真好笑。


大四的我,由於大家都在為未來鋪路,我也不例外。大部分的同學都忙於準備考取研究所,都在埋頭苦幹希望考取功名,我呢?則在想歸國後應該從事怎樣的工作。最後一年了,大家都很珍惜相處的日子,見面或聚會所談到的大都是大家的人生規劃。

其實大學四年,學到的東西真的很多,也謝謝很多老師們的教導,國貿系的師資都是台灣最好的。如胡聯國老師,楊光華老師,饒秀貞老師,郭炳伸老師,蔡孟佳老師等,最後要再一次謝謝所有的老師們,因為有您們的付出,才有我們的成長。

這是一張圖片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歐洲旅遊紀行
-第40屆乙班 陳建呈

我叫建呈,我們那屆都叫我小黑,時光匆匆,畢業到現在已經將近七年了,我於去年的暑假算是圓了自己的夢想,來德國留學,考慮的因素是德國學費便宜 (其實是免費),又是英語授課(而非德語)。所以就不想盲目的跟隨大家到英美留學的潮流,來到這個世界第二強的國家來念書啦,後來證明我的選擇是對的。除了啤酒比礦泉水便宜外,德國的學校素以學風嚴謹出名,在這裡的老師也真的很「德國」,凡事要求嚴格,甚麼事都很精準。另外這裡的生活費也是西歐國家裡面最便宜的,自己煮飯的話甚至會比台灣還便宜(如果想吃到龍蝦那又另當別論)。但我在此文想和大家分享的重點是在於歐洲旅遊這方面,如果大家對德國留學有任何興趣歡迎來問我囉(blackghost52@yahoo.com.tw),也可以上這個網站http:\\www.daad.de.來這邊語言不必怕,基本上德語會讓生活很便利,但是英文對德國人來說沒問題,若只會講中文也可以在這生存,但想靠台語的話可能就要靠台灣的留學生多推廣了。
   
來歐陸念書,幾乎很容易的就把你想去想看的地方玩過一遍啦,尤其是德國(我不是指英國這個小島,他不是歐陸);舉例來說,我在德南巴伐利亞的紐倫堡念書,慕尼黑離我這裡坐火車只要一個半小時(台北到新竹),巴黎離我這裡坐巴士六個小時(台北到墾丁),捷克波蘭都是坐火車四個小時以內可達(台北到高雄);至於瑞士、奧地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列支敦士敦,幾乎就是德國的一部分,講德語比講英文有用多了;義大利的米蘭和羅馬晚上搭夜車早上就到了。更何況在德國坐飛機到歐洲任何一個國家大概飛行時間都在一個小時或兩個小時以內,另外仗著申請簽證的便利,有十一個國家的簽證都免辦,到今年年底可能陸陸續續所有的歐盟二十五國都不用另外辦簽證,歐盟已經漸漸變成了一個整體了,這是根據這邊旅遊Infrastructure 的簡介。

接下來我想把我的歐洲旅遊文章的架構分為三部分,德國、捷克與英國。

德國:
德南最有名的當然是新天鵝堡囉,第一次來當然是要去那裏啦,但是你來第二次的時候,就不會想再來那裡,不過她真的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城堡,那真的是沒話說的,要不然迪士尼也不會以他做為商標圖騰。

至於紐倫堡,身處浪漫大道的中心,當然要介紹一下德南的浪漫大道囉,北起威茲堡,南至慕尼黑,為啥叫做浪漫大道?等你們將來蜜月旅行來了就知道。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家都叫瑞士為世界花園,其實德南才是,因為雖然都有阿爾卑斯山的美麗風光,瑞士卻沒有自己的文化特色(四個民族所組成,大部分都是德國人),但是德南有巴伐利亞還有啤酒。這裡的啤酒種類有五千多種,啤酒廠家數佔了世界的三分之一強,而且這裡的啤酒保證是台灣喝不到的,一罐六百西西的啤酒售價折合新台幣才十幾塊錢,而且品質比台啤好很多,尤其是Dunkel-es Weizen(黑小麥啤酒)簡直是啤酒中的勞斯萊斯,啤酒中的極品。你想喝香醇的啤酒嗎?來德國就對了。

這是一張圖片
英國:

在這先謝謝我大學同學建璋和學長姊俊安、蕙芊,尤其是建璋深刻的解說讓我了解到英國的歷史和風華,雖然英國沒像德國般的整齊有秩序,但是它深厚的文化底蘊也讓我心靈深處大大的悸動著,一個偉大的國家一定是很多人的付出和努力才造成的,本來一直想去看西敏寺裡面的牛頓,可惜門票太貴(恐怖的物價),但是看到了倫敦之眼和大笨鐘還有白金漢宮也算一圓小時候的夢想。這個薩克森民族與周邊的國家真是剪不斷理還亂,無數被侵略與侵略別人的歷史(雖然大多數是侵略別人)糾纏著。看到大英博物館收藏之豐更是令人特別感慨,陳列著大英帝國時代掠奪自世界各地的精美文化資產,而我們居然得花錢買機票跑到英國看中國與埃及的東西,實在感觸良多(我盡可能把所有的館藏拍下來,大家沒空去看的話可以來看看照片)。

我遊英國的第一天(整天狂雨),心想到底海德公園有多大,走走看的結果,真的很大,走到我想應該還有其他的景點可以看,所以就往威靈頓紀念碑和泰晤士河前進(還是用走的),沿路上看到一堆歌功頌德的紀念柱,比如說表彰大英國協的國家如何參加二次世界大戰幫助英軍多少忙,我心想,都是這個可惡的帝國主義者強拉民伕參戰,哪個人是自願參戰的。到了白金漢宮,看到了令人景仰的英女皇的雕像,和各種令人瞠目結舌,巨大的石雕和雕塑,我還是心想「這個萬惡的罪魁,因為所謂的帝國的榮耀,害死了多少人」。看完了壯觀的白金漢宮,晃到了騎警總部(或是騎兵)騎馬的人和馬匹真是令我印象深刻,人長的高大俊美,而馬更是高大,穿的紅制服整齊畫一,好帥!


這是一張圖片(倫敦之眼之夜景)

再往前行,已走到了泰晤士河的北岸,就是西敏寺和大笨鐘囉,但是天色已晚,所以就結束行程,和我可愛的學長姊們去吃飯囉,聊聊學長姊的近況時,果然深刻的知道,倫敦居大不易,就是貴,在德國我已經嫌貴了,這裡更貴。用餐後趁著夜色,我趕緊去拍了倫敦之眼和倫敦塔橋的夜景,但因住在巴基斯坦區便宜爛旅館(一個晚上十磅),我很怕被搶劫,所以我趕快回旅館睡覺早早結束第一天的探險。第二天,我心想,難得來一次,乾脆從西敏市走到倫敦塔,我就來走走看囉(結果真是遠,我隨時穿插的走橋,不斷的從北邊穿到南邊),中途看到浪漫的千禧橋和倫敦之眼;又想著,本來來這裡給自己的目標是認識一下異族的女性,唉!這個目標又落空了。等晃到倫敦塔的時候,特地上了橋去拍照,我一直很想確認「倫敦鐵橋倒下來」這首歌到底是哪座橋倒下來,看起來都好好的啊!?倫敦塔的歷史真的如滿清禁宮祕史一樣恐怖喔!瑪莉皇后、安女皇等等,爭權奪利的下場,古今皆同。下午碰到了建璋,他詳細的解說,國家美術館的特拉法廣場上的及倫敦各個景點的故事,尤其是站在柱子上的納爾遜將軍,因為他打敗了拿破崙,確立了英國海上霸主的地位。晚上我們又繞到了老倫敦區及一個有名的市集,並到英格蘭銀行的附近去晃晃,和「新娘百分百」拍片的SAVOY 旅館,此地算是倫敦唯一的車路靠右邊走的的路。第三天就匆匆返家,回到我可愛的德國家裡啦,總而言之,還是家好,我還是愛德國乾淨整潔,但是英國也很不錯,我感覺到他是個幽默活潑的國家,比德國人愛笑多囉。
這是一張圖片
(千禧橋)

捷克:
自然就是去看布拉格囉,我想我是台灣第一個把布拉格踏遍的人,我沒錢買公車票,只好用腳徒步旅行,把布拉格踏遍,布拉格所有的景我都已經掃過一遍了,最出名的大概就是瓦茲拉夫廣場,大家一定要去,看看蔡依林的歌裡講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不過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她提到的布拉格廣場到底是哪個。來布拉格一定要喝皮爾生啤酒,便宜又好喝!讚!在捷克的物價普遍比歐洲便宜,跟台灣差不多,有些甚至比台灣低廉,建議大家可以來布拉格看看,記得來拜訪查理大橋上的雕像老爺爺。

以上就是我的歐洲旅遊行,礙於篇幅,希望大家有機會親自來體會,相信你會不虛此行的。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以國貿人為榮                    
-第41屆乙班 楊道遠

第一印象—團結
如果要我說出對政大國貿的第一個感覺,那絕對是「團結合作」,雖然我也很想選擇「美女如雲」這個名詞啦。印象中大學的四年,一直都是在和一大堆的同學相處中度過。第一次參加系學會時,看到好多大二到大四的學長姊們紛紛出席,那時的系主任是胡聯國教授,和藹可親的笑容我至今難忘。會場上欒民華教官說:國貿系最寶貴的地方,就在於大家的團結與向心力。如今回想起來,這真的是一語道破本系最珍貴的傳統。我們的這一屆,不管什麼系上活動,總是滿滿的人參與,啦啦隊比賽甚至還是全校最多人的隊伍。和七十幾位同學一起合作,利用各種課餘時間練習,盡力做好自己的角色以成就團隊的榮譽,這種共同奮鬥的經驗使我們養成團隊合作的能力。不論是安排迎新還是運動比賽,不論是逛夜市或是準備研究所考試,我們總是很容易找到一群群的同伴,一起為了共同的目標努力。我自己最難忘的一個例子是,我們系有四個同學一起通過某研究所的筆試,在準備口試的期間,我們一起去拜訪了該研究所的某位老師,請問如何準備口試會更有機會考上。老師說他們通常不會錄取同系的四個人,因為相似性太高了,因此如果成績差不多,可能只會選兩名。在這種前提下,四位同學卻決定要一起準備口試,互相當口試老師挑對方的缺點,並做最壞的心理準備。結果出爐,四個人一起上榜,我們的合作贏過其它一個個的好手,也贏得一段美好回憶。

有人說,大學就像是社會的縮影,但是在國貿系,我很不認同這種說法。我們同學間,或者是和學長姊,學弟妹間,總是充滿著十足的友誼、支持與鼓勵。我們常常說的一句話是,我到大學畢業後,才知道這個社會的險惡!這裡是一個真善美世界的縮影,如果你想來交朋友,來國貿系準沒錯。

有趣回憶
其它難忘的經驗相當的多,記得剛上大學時,班上有一百多人,男生只有二十幾位,對男生而言,那感覺真像是到了天堂。我們碩果僅存的男生會偷偷分析女同學,慢慢的就有所謂的甲乙班四大美女,你看看自己的順位,以為自己贏定了,等到採取行動時,才發現你的競爭者不是其他的二十幾個同學,一所所台清交知名學府的高材生,每週在班版上要求聯誼,你會恨不得班版斷線,你騎機車想載別人出遊,人家開著車來接送。最後,當畢業鐘聲響起,真的成為班對的有限,至於像我這種沒有本事的男生,只能靠攻讀研究所來排解孤寂囉。

課業
我的感想中幾乎沒有任何與課業有關的回憶,說實在話,在我們唸書的時候,國貿系專業的學問,如果不是走國貿領域真的是用不到。幸好我們很重視各種商業的基本知識—經濟學、會計學、管理學,這些東西我們一定會接觸到,只是都是初級或中級水準。這裡就像是一個學問的自助餐店,每一樣都西都會拿一點,但是不會全部都只拿一樣,我們出去找工作時,除了國貿領域的工作外,常常沒有什麼類型的工作特別適合剛畢業的我們,但是國貿相關工作目前真的不多,因此畢業的同學走公家機關、升學、銀行相關行業的特別的多,這種結果和我們學的廣而不深相信有非常大的關係。

以國貿系為樂,以國貿人為榮
你問我以國貿系為榮嗎?我並不覺得。會進來這裡的人很多其實目標是台大,考不好或是不知道選什麼才進來的,我們進來的時候並不會覺得光榮,出去的時候因為工作不好找,我也不會覺得待過這裡很光榮。正確的說法是我”以國貿系為樂,以國貿人為榮”,國貿系是快樂的,在這邊的是和許多好同學們交織起來的美好回憶,國貿人則在社會上的各種產業,各種公司中出現,每當我說出我是國貿系畢業時就已經預期到有人會說:我也是。大家散布在各地,我不得不佩服這些學長姊與學弟妹的能力,能夠從同一個出發點,發展到如此多樣化且出色的成果,而且保持著當初的團隊合作的個性,因此在業界廣泛的留下非常好的口碑。為此我深以這些前輩們為榮,也以身為國貿人的一份子為榮。如果能夠再唸一次大學,那當然還是非政大國貿莫屬囉!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