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次: 385

系友雅文共賞

  • 何昇錡-國貿50
  • 張君憶-我們要多聯絡
  • 林玉蘋-面對工作生活愛情
  • 管敏如-測試自己的能耐
  • 期待常相聚
國貿50
-第36屆甲班 何昇錡

50歲,正是一個人智慧趨於圓融的年紀,充裕的經驗與嫻熟的技巧,得以融會各方經驗而持續創新不懈!願國貿系亦復如此!

祝 國貿五十,前瞻、創新,永不停止!

國貿系第36屆甲班同學畢業後概況:
本屆國貿系系友畢業於1996年,截至2006年中,已畢業10周年。10年來系友們於各領域均有傑出表現,以甲班為例:部分同學從事國貿本業,或自行開業擔任企業主;約十位同學任職於知名國內外電子業,如系統電子、廣達電腦、光寶科技、神達電腦等,其中部分同學並任職於海外公司,如明碁 (USA)、台達電(Switzerland)、震旦行 (Shanghai) 等;另有十餘位同學任職於金融機構,國內銀行如:中國信託、國泰世華、台北富邦、玉山銀行、第一銀行、匯豐銀行、荷蘭銀行等,國外銀行如:HSBC (USA)、大眾 (HK) 等;保險、證券、期貨等相關金融機構。也有同學投入會計領域,並取得會計師資格。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我們要多聯絡                  
-第36屆乙班張君憶

哈囉~!
是啊,真的很久沒見了!
我想大家外形應該不會變太多,變的應該是心境跟成熟度吧!
至於我,我招了,我外形真的沒變太多,應該是~
如果真的趕不及中午那攤,沒關係,余卜康說來辦個小型的,我們幾個比較熟的辦一下囉!
真不曉得為什麼後來大家都沒聯絡了!?
我自己覺得自己很不應該啦,因為好朋友愈來愈難找了,我應該多跟大家保持聯絡才是!(反省中~)
不過,未來還有機會彌補的啦!我們都要多聯絡哦!(也可相招出去玩:國內或國外均可)
若是可以晚上聚會,大家再約個時間及地點吧!(咱們幾個熟的同學,小型的即可)台北我沒你們熟,再通知我吧!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面對工作、生活、愛情               
-第36屆乙班 林玉蘋

哈囉!各位許久不見的同學們,6/24日的同學會各位是否玩的非常盡興呢? 我真的真的非常遺憾錯過了這次難得的機會,因為我到杭州開會,6/25日凌晨2點才到家, 接著又忙著處理休假時堆積的工作;Anyway, 我相信這次的同學會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新的開始,雖然大夥兒為了各自的理想目標在不同的領域奮鬥著,但四年同窗抹不去情誼,將會是連繫著我們的一座無形的橋樑,期待下次的相聚,也將成為努力工作時的一股溫馨的動力。

(2006/6024攝於杭州西湖十景之一)
接下來跟各位稍微說說我這十年來的生活點滴
工作上-畢業後的前三年,如願以償地進入能學以致用的貿易公司工作,實際將課堂上所學應用在工作上(尤其是國貿實務、商事法…),更能體會出學校所學之不足,而部門裡大多是國貿系的學姊們(我是最小的一屆),大家有共通的背景與話題,全無溝通上的障礙,相處融洽,我亦從她們的身上學習並成長。然而隨著對岸經濟的起飛與開放,國內貿易業日趨式微,我因此大膽地投入當時熱門的IT產業,成為協助企業系統整合的業務;這段業務生涯所累積的經驗,對我往後的人生有著相當大的幫助,一直以來,我相信自己不可能也不合適成為一個業務,要一直說服別人,偶而也要誇大其辭,但實際從事業務工作後,才發現堅持自己的原則,真誠用心的關懷,比客戶設想的更周到,才是最受歡迎的業務,也才能保持久遠的生意往來;這三年半的期間不但讓我從一個電腦白癡變成可以自行維修電腦之外,更累積了涵蓋金融業與IT產業的豐富人脈,最重要的,讓我的個性與脾氣磨練得更加圓融成熟。

但不幸地,純粹系統整合商的生存空間也日漸被原廠或經銷商所取代,同時,感受到自己身體狀況需要好好修養的情況下,我辭職了。休息不到一個月,之前貿易公司的學姊要我到公司幫她的忙,於是我便糊裡糊塗地加入成為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一員(就是我現在的公司)。或許大家對這個公司名稱很陌生,但只要翻開經濟日報的麥肯錫報告,工商時報的金融論壇,或商業週刊的人物專訪,就可發現麥肯錫公司的見報率和曝光率是很高的,因為我們公司主要都是針對大企業提供各方面諮詢顧問服務,而我,就在這偉大的公司裡擔任一個小小的財會專員,處裡所有跟錢相關的事情。老實說,從自由自在的業務工作到一個朝九晚五的會計工作,剛開始的確很不習慣,但它帶我進入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社會階層,面對的都是菁英中的菁英,不管是顧問或內勤人員,如果公司的要求是100分,那麼每個人都必須交出150分甚至200分的成績,大家的工作效率與工作成果都讓我大感佩服;最重要的是它是一個跨國性的公司,在這個公司中沒有國籍的分別,跟不同國籍的同事相處共事,進而訓練自己的語文能力,並了解來自不同國家的文化差異,這都是工作中的樂趣。

生活上-記得以前曾有同學對我說,我像是一隻被繭縛住的蝴蝶,希望有一天我能破繭而出,過的更自由自在。是的,以前的我好像被一種無形壓力給束縛住了,總是放不開,為了符合別人的期待與社會的標準,我給了自己太多的壓力,希望能做到面面俱到。現在的我或許是因為能力提昇了,或資源增加了,雖然還是希望能照顧到每一方面,但執行起來已經更遊刃有餘了。從來沒想過要當一個位高權重的上位者,或是一個錢財滿貫的企業家,相較於汲汲營營的生活,我只希望能有著平衡的生活,可以有餘力關心自己也關心別人,更可以有志氣地不為五斗米折腰,選擇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這也是每一次我都可以捨棄累積的工作經驗而更換跑道的緣故。每年至少一次的出國旅遊,是我實現環遊世界目標的方法,也是我工作最重要的動力來源,不但可紓解工作所累積的疲勞,更可增廣見聞,認識許多朋友。
感情上-目前單身,有一個穩定且持續發展中的戀情,有一天一定會結婚。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測試自己的能耐
-第36屆乙班 管敏如

對一個平時頂多走走郊山的人而言,去爬神山的動機,除了想測試一下自己的能耐,更想親炙傳說中特殊的地貌景致;但直到赴馬來西亞途中,認識其他同團夥伴,才發現有點不妙…我似乎太大膽了,他們若非來自各地登山隊,就是已自行攀登數十座百嶽的健腳,肉腳的我跟得上嗎? 萬一爬不動怎麼辦?

前進山屋那天要走7.7公里,從海拔2,000m上升到3,200m,一開始就吃足苦頭,飄雨的天氣,雨衣雨褲上身;山路階梯的高度,果然如聽說,是西方人的尺寸,每一腳都要跨高些,雖然我的背包內容極度精簡,已是全團最小的背包,仍是爬得氣喘吁吁,必須調勻呼吸,慢慢找出自己的節奏。雨停了,緩緩拾級而上,走累時,吃點行動糧補充體力,從上午8:00啟程,我們殿後的幾人抵達山屋時,已是下午4:30,腳程快的同伴已抵達一個多小時,好整以暇的等我們,當喝著夥伴遞上的薑茶,環顧山屋內各色人種…Oh My God!我已經爬到攻頂前哨站了。晚上八點躺平,但如我預期,睡不著就是睡不著,外頭強風作響,這種天氣會不會如領隊所擔憂的,讓我們無法攻頂?

凌晨2:00,起床整裝,外面沒下雨,大家當然不想白來一趟,就像其他歐洲人、韓國人…一樣,戴上頭燈、手套、帽子,3:00輕裝攻頂,覷黑夜裡,氣溫低於攝氏五度,頭燈燈光下,我知道腳上踩的已轉為花崗岩地形,經過峭壁地段,一手要拉緊繩子,以免滾下山崖。這時,慶幸之前砸下五千塊大洋添購登山鞋,抓地力夠強,為安全多添一層保障;此地坡度仍大,每爬個幾步,我必須停下喘幾口氣,如嚮導之前預告,四周漸無樹木遮蔽,強風毫無阻礙的朝人撲來,加上風速,氣溫接近零度了;我不再看錶,不再去想到底還要多久才會登頂,只想著重心要往前,只在心裡數一二一二,有前進就有希望,就是不能撤退,不能半途而廢(幸好頭不會痛,高山反應還能適應。已有團員因嘔吐反應,不得不放棄攻頂,留在檢查哨);不知何時,我身旁已不見同團夥伴,只剩一個東方面孔男孩,約莫一個小時中,我倆形成默契,沿著防迷地線一起爬個幾步,一起停下來喘口氣,互相勉勵…原來他是馬來西亞人,一夥人來爬山。

天光漸亮,四週由覷黑變成藍色,前方頂峰輪廓在晨曦中隱現。好、就最後一段了,像是攀岩般,我四肢並用爬~爬~爬~,偶爾滑了一下,還要靠先行的西方人拉我一把,6:30AM,從3,200m抵達山頂 4,095m,凜冽寒風中,望著四周雲海翻騰,我在想:「意志力的上一層是什麼」我應該是靠那個東西才能走到這裡的吧。回程3個小時返山屋,天光之下,飽覽神山壯麗雄奇,遠眺山下田野綠意盎然,能夠順利攻頂,大夥都喜不自勝。在山屋用完早餐,接著又花4.5小時下山,路途漫漫,等於從半夜連續走了10.5小時(12km),惟因目標達成,心境已比上山輕鬆許多。隔天大夥走路姿勢都怪怪的,肩痛、大腿痛、膝蓋痛…對我這沒爬過這麼多里路的肉腳,大腿足足痛了三天才恢復。

回歸正常生活,那幾天的甘苦像是船過水無痕,但是腦海裡,彷彿已加了幾筆淡彩,依舊難以忘懷。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期待常相聚
-第36屆乙班 

由於無法參加 24 日畢業十年同學會的遺憾,我們幾個北部的乙班同學相 約在師大附近一家有著地中海風情的義大利餐廳聚餐,一方面歡迎長駐日本及大 陸工作的詠傑回台,再者,難得遠住桃園的啟業北上師大進修,於是大家都抱著 興奮和期待的心情,享受了一個溫馨的夜晚。

同學們都沒什麼變化,縱使多年未見面,一見面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很快 地就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要不是大家相互關心彼此的近況,探聽其他沒來同學 的消息,熱絡的互動狀況就好天天見面的 同學。

畢業後大家各自朝著理想目標在不同 的領域發展,金融服務業、企管顧問業、 高科技行業、服裝製造業,教育界、電影 界,截然不同的專業領域更增加了彼此的 話題,很開心大家都過得好,也希望常常 相聚,分享彼此的人生經驗,相互勉勵, 不枉上天所給予的這個同窗四年的緣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