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次: 197

系友雅文共賞

  • 李唯碩-89學年迎新宿營之印象
  • 胡珮珍-難忘2000年跨年夜
  • 胡珮珍-忘不了國貿夜市
  • 陳勝雄-畢業旅行之感觸
  • 許達仁-九二一大地震的回憶
89學年迎新宿營之印象
-第43屆甲班 李唯碩

如果有人問我「大學四年中,你最有印像的活動是什麼」,我絕對會不加思索的說「是我大二時候的迎新宿營」,那時大家一起努力把一件事情完成的感覺至今一直留在我的心中,這真是無價的體驗及回憶。當年盈君帶著我們這兩瓶拖油瓶接下事務非常繁重的活動組,也許這是一段痛苦的開始,但是事後想想確是一段珍貴的回憶。那時其實真正比較厲害的是盈君,我跟阿猴扮演的只是輔佐的角色,有時我真的深深懷疑,如果我們當年的迎宿缺了阿田及盈君這兩個首腦人物,那後果還真的是不堪設想。

最記得有一次,盈君為了整個活動流程及我們自己的「大家來找碴」,把我跟阿猴關在她家附近的麥當勞,舉行了長達7小時的會議,真的很累、很累,但是卻也很值得,因為後來證明我們的「大家來找碴」頗受好評。還有就是當時的總召—阿田,我相當佩服他的領導能力,帶領我們這群烏合之眾打了這一場漂亮的仗,功勞之大就不用我多做贅述啦!

總之,迎宿帶給我很多很多的回憶,不僅僅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還有和活動三人組合作的歷程。謝謝大家在當時的配合,也謝謝阿猴、盈君跟我的合作,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難忘2000年跨年夜               
-第43屆甲班 胡珮珍

一直覺得我很幸運,生平第一次參加跨年倒數計時就碰到最有意義的千禧年,當時又是最有活力的大一,我記得那一次集體出遊總共是15台機車左右,算是一場大陣仗了。

那天我是被子傑載到市政府廣場的,可是騎著騎著,看到的就只剩載著正君的鈞皓和我們這兩台車了,大概是在一個路口轉錯了彎吧,剛開始就上演了一齣失蹤記;沒想到騎著騎著又和鈞皓那台車走失了,最後到了市政府,當子傑把我在一個路口放下來自己去停車的時候,站在凱悅飯店的對面人行道上,就剩我孤零零的一個,頓時慌張的不知所措,當最後幸運地與原本出遊的大家重逢時,我一不小心就開心地眼淚飆了出來。

當天晚上手機簡直是廢鐵,永遠都是系統忙碌中!我們千辛萬苦的排了很長的一個隊伍打公用電話,也排了很長很長的一條隊伍在便利商店買東西,那個時候人擠人的可怕場面,到現在想起來仍舊是一場夢靨。最後關鍵的倒數聲中,因為擠不到廣場中間,卻也只能在樹林裡辛苦的瞄著遠方的時鐘度過那意義非凡的幾秒鐘。

最後大家會合以後,都興致勃勃地要前往迎接西元兩千年的第一個日出,於是大家朝著東北角前進,而失散已久的碧小華與小學長後來居上,帶領我們大家朝著九份山上出發,當時我被換成鈞皓載,記得當時機車一路上不斷發出似氣爆的聲響,老實說還有點小丟臉哩!終於終於到了九份山上,大家望著遠方等待太陽升起,我和四人幫還玩了一下之前向市政府小販買的仙女棒,說也奇怪,不知不覺地天色漸漸就亮了起來,連太陽的鬼影子都沒看到。

那一個晚上大家可以說是玩的精疲力盡,不過古往今來就這麼一次的西元兩千年,能和大家一起度過,真的很值得。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忘不了國貿夜市                
-第43屆甲班 胡珮珍

說到夜市就想到我們四人幫(八琤、碧小華、正君、大姊)無敵的香腸攤,只要碧小華發揮她的「西八辣」奇功,白花花的銀子就這麼進袋了,結果到了最後香腸居然賣不完,還變成當天淨利第一名的攤位唷!不過有人說我們是黑店,但是我們只不過是換了一種方式訓斥大家「願賭服輸」這個道理罷了。

其實大學生涯共經歷過四次的國貿夜市,雖然沒有每一次都參加,但是總覺得我們大一的國貿夜市可以說是最有聲有色一次了,大家都很努力地準備,小大一的熱情表露無遺,真懷念當時大家不管做什麼事都熱血沸騰的感覺;除了我們香腸攤之外,記得還有又菁她們的打地鼠、奕珊的賽老鼠(聽說她本來想要抓學校的校狗來賽)、阿田與屁勳的砸水球,當時的攤位是在女舍旁。

那天晚上大夥喧騰的叫囂聲讓我們上了g版,但絲毫不減損任何一點我們對那一次國貿夜市深刻難忘的回憶。當最後大家每一個人開始瘋狂地相互砸水球、大桶大桶潑水的時候,我想那應該就是我上大學以來,真正首次強烈感受到國貿系熱情的一刻吧!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畢業旅行之感觸                           
-第43屆乙班 陳勝雄

畢業旅行,相信只要大家記憶不差,應該都還記憶猶新吧!我還是來分享一下遊後心得好了。

這是我第二次出國,心情仍是相當興奮的,以觀光客的角度來說,泰國除了髒亂了點之外,是個不錯的旅遊地點。在旅行的途中,常常會用其他的角度來看事情,譬如,我在巴達雅看人妖的時候,我在想,在他們僵硬的笑容背後應該只想趕快多賺點小費,好養家活口;在按摩的時候,我在想,那些媽媽們這麼辛苦的推啊捏的,無非只是要賺個100塊錢養家,手下小費也就給的比較不心疼;在街上閒逛的時候,我在想,這些泰國伴遊女郎也是因為經濟狀況不好,才不得已從事這樣的工作吧!然而到了曼谷這個進步的都市,坐在遊覽車上卻看見清靜優雅的住宅區,人來人往的上班族,不時還發現Benz, BMW穿梭車陣,才發現泰國的城鄉差距如此懸殊。也難怪台灣有這麼多泰勞、菲傭,窮人在家鄉找不到好工作,找到工作又要被資本家壓榨,只得離鄉背井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在別的地方掙錢,他們心裡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
   
反觀台灣,貧富差距雖然沒有這麼大,情況好像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們這些大學生、研究生,除非畢業後能自己創業,將來出社會也是要讓資本家壓榨,難保不會被派到大陸,成為變相的台勞,呵呵,似乎想太多了。旅遊就旅遊嘛,何必想這麼多。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


 
九二一大地震的回憶            
-第43屆乙班 許達仁

民國八十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我們大學生涯的第一天,卻也是許多台灣人難忘的一天。晚上十二點,我、瀚毅、德聿,三個人躺在床上聊天,聊白天迎新時看到的女同學、聊自己的高中生活、聊大學未來的規劃、聊我們那寢室還未出現的第四個室友,以為大學的第一個晚上,將會在開心的談話中結束。忘了聊了多久,但就在我們三個人漸漸入睡時,地突然動了起來,桌上的東西一一滾落地上,哇,想不到入學第一天就要來個震撼教育。

因為我小時候住在嘉義,動不動就會有人提到三十年發生一次的嘉南平原大地震,害我對地震特別敏感;當晚地震開始時,睡在上舖的我馬上跳了下去,想叫醒瀚毅跟德聿,誰知道黃瀚毅真是超級鎮定,還一直跟我說:「唉呦,幹麻那麼害怕,等一下就停了」,然後 他又準備繼續縮回棉被裡睡他的大頭覺,但因為地震持續的時間實在太久,強度又很大,所以到了最後,三個人還是決定衝出房門,前往安全的地方避難。不過剛出走道時地震已經停了,於是便到了對面的學長房間裡集合,順便打聽一下情報,後來破魯從一台收音機裡面得到震央在中部,且震度很大的消息,讓原本已經鎮定下來的我又擔心了 起來,急急忙忙撥手機回家,卻因為不斷的佔線而失敗,後來我又衝到樓下去打公共電話,終於聽到了爸媽的聲音,幸好嘉義的家裡沒事,才讓我放心許多。經過一番折騰之後,也不記得是幾點上床的, 就這樣睡到隔天的中午才起床。

九月二十二號,原本應該是正式上課的第一天,但學校突然宣佈暫停上課一天,待在宿舍很無聊的我,還不知道昨天晚上的大地震已經對台灣造成重創,便開開心心的約高中同學前往西門町逛街,後來才從路邊的報紙,看到上面寫著: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時 四十七分十二.一秒,台灣地區發生規模高達七.三級的強烈地震,震央位於日月潭西方十二.五公里,地震深度一公里,造成慘重傷亡,預計死傷人數會持續增加。此時愉悅的心情也突然沉重了起來,感覺真的很難過。

後來陸陸續續有災情傳出,但台灣人民卻也發揮了最團結的精神,捐款的捐款,出力的出力,一起協助受災同胞度過難關,因此這算是一次令我極為感動的回憶。

四年過去了,大自然的刻痕在歷史中漸漸淡去,我們也離開了校園,不管我們在這段日子中成長了多少,學習了多少,我都會永遠記得跟大家一起相處過的歲月,也許名字會有些模糊,面貌會有些轉變,但感覺將是永遠不變的。

來源:國貿跨世紀(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