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人次: 178

系友雅文共赏

  • 林昱豪-生命中最珍贵的记忆
  • 廖冠宇-难忘国贸系胞的骄傲
  • 刘成锋-怀念在校的日子
  • 陈建呈-欧洲旅游纪行
  • 杨道远-以国贸人为荣
生命中最珍贵的记忆            
-第38届甲班 林昱豪

晚上12点,F坐在书房随手翻起一本老照片,想起11年前进大学真是一个奇妙缘分的开始。F非常清楚,已服完兵役的他,年龄比起同学大上几岁,这难免让他自觉有些尴尬,但他当时不知道的是,一段友谊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滋长、交错、延伸到今天,甚至每一个明天。

F那时什么都没有,连豪迈125都是买二手的,其他流行的玩意儿更不用说都没有,充其量他只带了一颗游子的心情到台北,挥别熟悉的家乡、挥别2年军旅生活。但他的确记得第一次家人陪着走进那个左方有一座十多公尺高、赭色立柱的大门,心情是如何的喜悦混合着谦卑。这是他期盼已久的知识殿堂,他对往后3年的生活有很大的期待、还有很多的计画。但如果把那所大学校门的照片拿给家乡邻居们看,他们八成都这么问:「国立政治大学?阿你是以后要搞政治的喔?政治不好啦」、「蓝色梅花校徽,跟军方有关吗」。F知道这些问题很难说得清楚。

很幸运的,F与系上同学住在同一区宿舍,他心里想,这样也许能比较快速融入那群「聪明的」年轻人,每晚他们都要爬过150馀阶楼梯上到那座「猫空城堡」--男生宿舍。每天晚上,除了偶而准备考试以外,大家常常聚在一起聊天,无所不聊的话题从四维堂上空「刘真我爱你」的超大热气球是谁放上去的?外交系哪几个女生超正、到Pink Floyd的音乐、乃至于上帝/神佛存在吗?全能又仁慈的神符合逻辑吗?大家为何都想考研究所?人生是什么? F与同学们的缘分在一次次的讨论、欢笑、合作甚至争吵中不断的加深,远远超过只是「F,一个国贸系新同学,转学生」。

他记得,他当班代的最后一天,在大家的帮忙下带全班50个人一起到猫空泡茶,同学的笑声与吱吱喳喳的聊天声,导师沈老师兴奋的跟大家谈木栅的山,这景象简直像天堂般和谐。下山后他们说:「我们做到了」,F说:「这过程早在我脑中演练过几十次了,你要先相信,事情才会随缘发生」然后暗自感谢大家的捧场。到了毕业那一天为止,政大国贸系与F之间都没让彼此失望。F成绩单上挂着145个学分,他知道每一分都对得起自己,因为部队的生活让他了解「我们就是没办法永远靠欺骗而能在真实世界中存活」。

F刚获得老天赐给他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他迫不及待的打电话分享喜讯。可爱的Z同学,台湾的科技女新贵,听得出来她语调中的高兴与关切:「想不到你会结婚,更惊讶你半夜还帮儿子换尿布啦」换F好奇了:「这很难吗」,Z带着玄机说:「呵呵,我们那时候都觉得你很笨又没责任感啦,所以都想不到你居然是可以依靠的男人」。笼罩F心头十几年来的疑问总算稍解,虽然对过去政大女同学们的无缘曾有些小小遗憾,「但过去的总来不及补救,生命是存在于当下的」因此F确实很想跟还在大学唸书的学妹们说:「少女情怀总是诗,但不要太迷,年过三十的情怀总会突然变成恐怖的幻境;另外,男人的价值要透过确确实实的了解才会显现的,猜的比率不要放太大」。

F思索到就业的选择,直觉就想到GGF的好朋友,但在大学时期也许是某一方、更可能是双方的心智与历练还没成熟到一个阶段,因此交情并未显得特别好,不过时间,改变了某些状况。G一毕业就选择大家最害怕的「业务」当他的唯一目标,有关对业务工作的害怕,是大家从小就开始累积的。当考试最高分的人受到最多奖励的教育体制全力运作下,「业务」恐怕是失败者的代名词,生意人也许更可耻。GF在大学里会有交集是因为他们都没去补研究所、选了很多语言课程,而且在图书馆碰面的次数太多了。出社会后,G一直在电子业当业务,历经各种严厉的体能(加班/应酬/长途旅行)与心灵(谈判/说服/拿到业绩)挑战,如今G的个人成就绝对能让母校与同学感到骄傲。

我的世界太美好了,F心想,一路上这些人或让你扶助,或曾经帮你大忙,重点是:「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看看连鲁宾逊多么希望回到人群中」。政大国贸系给了我们、给了F最丰盛的知识飨宴,最严谨的学术教育,让F觉得在社会上有立足的基本能力;而政大隐藏的丰富人脉,就看自己如何经营了。尤其这几年的职场生涯让F联想到,神经结点发展越好的脑袋越聪明,而人际网络越广大的人越有成就F在日记上写下:「人生的成就是当你猛一回首时发现自己居然完成了某些难以置信的事,而家人、政大国贸系、朋友、讨厌的人居然才是整过程中最难抹灭的珍贵记忆。锲而不舍的阿甘精神是成就的基础;充沛的体力是打拼的养分;宽阔的心胸让你能从容处理人生的巅峰与谷底;逆境中能keep going是每个大人物都经历过的小秘密;而生命中接触到许多人与事,是这辈子所能拥有最珍贵的记忆。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难忘国贸系胞的骄傲
-第40届乙班 廖冠宇

「一声国贸,一声加油,来」欣骏学长这样使劲地喊着:「国贸」,场外的啦啦队搭应地喊着:「加油」,配上欣骏学长特殊的旋律:「国贸国~贸国贸」,像是演练过许多次一样,近百名国贸系师生,甚至是当时的国贸系主任胡联国主任也异口同声地嘶喊着「加油加油加油」,这样的情境,只要有国贸系出赛的场合就会出现。不知为什么,国贸系来应援的总是比别系来得多,不论是学术研讨会、文化杯歌唱比赛、舞蹈比赛、各项球类比赛,甚至是校庆啦啦队比赛及学校运动会,一再一再地出现。参与比赛的同学师生,也用优秀的比赛成绩回应着。尤其是到运动会在颁奖时,每当国贸系拿到一座奖杯,国贸系胞就会随着系旗奔上颁奖台,大声欢呼。但随着司仪叫着一次又一次国贸系上台领奖。国贸系旗就未曾再下过颁奖台。国贸系就是这样地热情洋溢,团结一心,争取荣誉,身为国贸系的一份子,真是骄傲。

在参加慧燕婚礼的时候,过去在学校的点点滴滴,又重新在心里上映了一遍。离开校园将逾七年,延循着国贸系的光荣传统,同学个个都能工作岗位上发挥所学,展露头角。随着全球化发展趋势,同学们也分居世界各地为自己的事业打拼。然而只要有需要的地方,大家也都会很热心的参与。

适逢国贸系创系50周年,敬祝国贸系系运昌隆,继续为国家社会与产观学界,培育出更多优秀的人才。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怀念在校的日子
-第40届乙班 刘成锋

85301086,不要怀疑,这是我的学号。
我就是在85年正式加入这个大家庭,我来自马来西亚,在还没进入政大国贸之前,常听侨居地的学长姊说,台北的学校尤其是名校,大部分的本地生都很骄傲,很瞧不起侨生,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政大,参加过新生入学典礼后,就被学长姊的热情所感染,当初那种不安的心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一新生的我,几乎参与了校内所有的活动,从一开始的啦啦队比赛(亚军),合唱比赛(第五名),舞蹈比赛(优秀奖),新生杯篮球赛(季军),新生杯排球赛(
冠军),拔河比赛(冠军),校庆当天的学校运动会(全场总亚军)等等,在各项的比赛我们都有斩获。

除了活动外,我们同学的感情很好,学长姊都很照顾我们,系上的迎新活动,让我们大家的感情都更加融洽。我们所有的比赛,学长姊都参与并给予实质上的支持,真的很令人感动。


大二的我,终于要负起照顾学弟妹的责任了,一如国贸系优良的传统精神,我们把这一股精神传承下去,也接下了成为系上干部的责任,把系上所有的活动都搞到有声有色。还记得在国贸周,我们举办了场校园演唱会,请来了很耀眼的明星,如李克勤、阿亮、季中平、黄嘉千等等。不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年的运动会,记得那一年我是担任系上的体育股长,我们系上每年在运动会都有不错的成绩,可是往往都功亏一篑,最好的成绩充其量也不过是亚军,为了有所突破,我邀请了很多的学长姊、学弟妹和同学们都一起参与当天的活动,几乎报名了所有的项目,努力的付出一定是有成果的,那一年我们终于获得了全场总冠军。

大三的我,还是热衷在系上活动,接下了系上篮球队及排球队队长的重任,系上排球队就不用多说了,每一年校内比赛都是获得冠军;系篮也因为加入了体保生,使我们的成绩突飞猛进。其实球队的感情真的很好,每次的聚会或庆功宴都是令人难忘怀,系主任胡联国教授的大力支持,让我们有机会在KTV里高歌,也让我们和主任有机会一起疯一起聊聊心事,这种感觉真的很棒很棒,很怀念这样的日子。就是毕业之后,我们还是时常联络,球队的革命情感永远都还在。

毕业旅行,也不可不提,那年我们去了泰国曼谷,期间发生很多的趣事,有四十几位同学一起在泰国帮我庆生,好难忘怀的一次生日会,被二十几个大男孩像打摔角般的压制,还把酒店的走廊弄成了巧克力蛋糕派对,搞得好脏,结果付了一笔清洁费用,现在回想回来还真好笑。


大四的我,由于大家都在为未来铺路,我也不例外。大部分的同学都忙于准备考取研究所,都在埋头苦干希望考取功名,我呢?则在想归国后应该从事怎样的工作。最后一年了,大家都很珍惜相处的日子,见面或聚会所谈到的大都是大家的人生规划。

其实大学四年,学到的东西真的很多,也谢谢很多老师们的教导,国贸系的师资都是台湾最好的。如胡联国老师,杨光华老师,饶秀贞老师,郭炳伸老师,蔡孟佳老师等,最后要再一次谢谢所有的老师们,因为有您们的付出,才有我们的成长。

这是一张图片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欧洲旅游纪行
-第40届乙班 陈建呈

我叫建呈,我们那届都叫我小黑,时光匆匆,毕业到现在已经将近七年了,我于去年的暑假算是圆了自己的梦想,来德国留学,考虑的因素是德国学费便宜 (其实是免费),又是英语授课(而非德语)。所以就不想盲目的跟随大家到英美留学的潮流,来到这个世界第二强的国家来念书啦,后来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除了啤酒比矿泉水便宜外,德国的学校素以学风严谨出名,在这里的老师也真的很「德国」,凡事要求严格,甚么事都很精准。另外这里的生活费也是西欧国家里面最便宜的,自己煮饭的话甚至会比台湾还便宜(如果想吃到龙虾那又另当别论)。但我在此文想和大家分享的重点是在于欧洲旅游这方面,如果大家对德国留学有任何兴趣欢迎来问我囉(blackghost52@yahoo.com.tw),也可以上这个网站http:\\www.daad.de.来这边语言不必怕,基本上德语会让生活很便利,但是英文对德国人来说没问题,若只会讲中文也可以在这生存,但想靠台语的话可能就要靠台湾的留学生多推广了。
   
来欧陆念书,几乎很容易的就把你想去想看的地方玩过一遍啦,尤其是德国(我不是指英国这个小岛,他不是欧陆);举例来说,我在德南巴伐利亚的纽伦堡念书,慕尼黑离我这里坐火车只要一个半小时(台北到新竹),巴黎离我这里坐巴士六个小时(台北到垦丁),捷克波兰都是坐火车四个小时以内可达(台北到高雄);至于瑞士、奥地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列支敦士敦,几乎就是德国的一部分,讲德语比讲英文有用多了;意大利的米兰和罗马晚上搭夜车早上就到了。更何况在德国坐飞机到欧洲任何一个国家大概飞行时间都在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以内,另外仗着申请签证的便利,有十一个国家的签证都免办,到今年年底可能陆陆续续所有的欧盟二十五国都不用另外办签证,欧盟已经渐渐变成了一个整体了,这是根据这边旅游Infrastructure 的简介。

接下来我想把我的欧洲旅游文章的架构分为三部分,德国、捷克与英国。

德国:
德南最有名的当然是新天鹅堡囉,第一次来当然是要去那里啦,但是你来第二次的时候,就不会想再来那里,不过她真的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城堡,那真的是没话说的,要不然迪士尼也不会以他做为商标图腾。

至于纽伦堡,身处浪漫大道的中心,当然要介绍一下德南的浪漫大道囉,北起威兹堡,南至慕尼黑,为啥叫做浪漫大道?等你们将来蜜月旅行来了就知道。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家都叫瑞士为世界花园,其实德南才是,因为虽然都有阿尔卑斯山的美丽风光,瑞士却没有自己的文化特色(四个民族所组成,大部分都是德国人),但是德南有巴伐利亚还有啤酒。这里的啤酒种类有五千多种,啤酒厂家数佔了世界的三分之一强,而且这里的啤酒保证是台湾喝不到的,一罐六百西西的啤酒售价折合新台币才十几块钱,而且品质比台啤好很多,尤其是Dunkel-es Weizen(黑小麦啤酒)简直是啤酒中的劳斯莱斯,啤酒中的极品。你想喝香醇的啤酒吗?来德国就对了。

这是一张图片
英国:

在这先谢谢我大学同学建璋和学长姊俊安、蕙芊,尤其是建璋深刻的解说让我了解到英国的历史和风华,虽然英国没像德国般的整齐有秩序,但是它深厚的文化底蕴也让我心灵深处大大的悸动着,一个伟大的国家一定是很多人的付出和努力才造成的,本来一直想去看西敏寺里面的牛顿,可惜门票太贵(恐怖的物价),但是看到了伦敦之眼和大笨钟还有白金汉宫也算一圆小时候的梦想。这个萨克森民族与周边的国家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无数被侵略与侵略别人的历史(虽然大多数是侵略别人)纠缠着。看到大英博物馆收藏之丰更是令人特别感慨,陈列着大英帝国时代掠夺自世界各地的精美文化资产,而我们居然得花钱买机票跑到英国看中国与埃及的东西,实在感触良多(我尽可能把所有的馆藏拍下来,大家没空去看的话可以来看看照片)。

我游英国的第一天(整天狂雨),心想到底海德公园有多大,走走看的结果,真的很大,走到我想应该还有其他的景点可以看,所以就往威灵顿纪念碑和泰晤士河前进(还是用走的),沿路上看到一堆歌功颂德的纪念柱,比如说表彰大英国协的国家如何参加二次世界大战帮助英军多少忙,我心想,都是这个可恶的帝国主义者强拉民伕参战,哪个人是自愿参战的。到了白金汉宫,看到了令人景仰的英女皇的雕像,和各种令人瞠目结舌,巨大的石雕和雕塑,我还是心想「这个万恶的罪魁,因为所谓的帝国的荣耀,害死了多少人」。看完了壮观的白金汉宫,晃到了骑警总部(或是骑兵)骑马的人和马匹真是令我印象深刻,人长的高大俊美,而马更是高大,穿的红制服整齐画一,好帅!


这是一张图片(伦敦之眼之夜景)

再往前行,已走到了泰晤士河的北岸,就是西敏寺和大笨钟囉,但是天色已晚,所以就结束行程,和我可爱的学长姊们去吃饭囉,聊聊学长姊的近况时,果然深刻的知道,伦敦居大不易,就是贵,在德国我已经嫌贵了,这里更贵。用餐后趁着夜色,我赶紧去拍了伦敦之眼和伦敦塔桥的夜景,但因住在巴基斯坦区便宜烂旅馆(一个晚上十磅),我很怕被抢劫,所以我赶快回旅馆睡觉早早结束第一天的探险。第二天,我心想,难得来一次,干脆从西敏市走到伦敦塔,我就来走走看囉(结果真是远,我随时穿插的走桥,不断的从北边穿到南边),中途看到浪漫的千禧桥和伦敦之眼;又想着,本来来这里给自己的目标是认识一下异族的女性,唉!这个目标又落空了。等晃到伦敦塔的时候,特地上了桥去拍照,我一直很想确认「伦敦铁桥倒下来」这首歌到底是哪座桥倒下来,看起来都好好的啊!?伦敦塔的历史真的如满清禁宫祕史一样恐怖喔!玛莉皇后、安女皇等等,争权夺利的下场,古今皆同。下午碰到了建璋,他详细的解说,国家美术馆的特拉法广场上的及伦敦各个景点的故事,尤其是站在柱子上的纳尔逊将军,因为他打败了拿破仑,确立了英国海上霸主的地位。晚上我们又绕到了老伦敦区及一个有名的市集,并到英格兰银行的附近去晃晃,和「新娘百分百」拍片的SAVOY 旅馆,此地算是伦敦唯一的车路靠右边走的的路。第三天就匆匆返家,回到我可爱的德国家里啦,总而言之,还是家好,我还是爱德国干净整洁,但是英国也很不错,我感觉到他是个幽默活泼的国家,比德国人爱笑多囉。
这是一张图片
(千禧桥)

捷克:
自然就是去看布拉格囉,我想我是台湾第一个把布拉格踏遍的人,我没钱买公共汽车票,只好用脚徒步旅行,把布拉格踏遍,布拉格所有的景我都已经扫过一遍了,最出名的大概就是瓦兹拉夫广场,大家一定要去,看看蔡依林的歌里讲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过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她提到的布拉格广场到底是哪个。来布拉格一定要喝皮尔生啤酒,便宜又好喝!讚!在捷克的物价普遍比欧洲便宜,跟台湾差不多,有些甚至比台湾低廉,建议大家可以来布拉格看看,记得来拜访查理大桥上的雕像老爷爷。

以上就是我的欧洲旅游行,碍于篇幅,希望大家有机会亲自来体会,相信你会不虚此行的。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以国贸人为荣                    
-第41届乙班 杨道远

第一印象—团结
如果要我说出对政大国贸的第一个感觉,那绝对是「团结合作」,虽然我也很想选择「美女如云」这个名词啦。印象中大学的四年,一直都是在和一大堆的同学相处中度过。第一次参加系学会时,看到好多大二到大四的学长姊们纷纷出席,那时的系主任是胡联国教授,和蔼可亲的笑容我至今难忘。会场上栾民华教官说:国贸系最宝贵的地方,就在于大家的团结与向心力。如今回想起来,这真的是一语道破本系最珍贵的传统。我们的这一届,不管什么系上活动,总是满满的人参与,啦啦队比赛甚至还是全校最多人的队伍。和七十几位同学一起合作,利用各种课馀时间练习,尽力做好自己的角色以成就团队的荣誉,这种共同奋斗的经验使我们养成团队合作的能力。不论是安排迎新还是运动比赛,不论是逛夜市或是准备研究所考试,我们总是很容易找到一群群的同伴,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努力。我自己最难忘的一个例子是,我们系有四个同学一起通过某研究所的笔试,在准备口试的期间,我们一起去拜访了该研究所的某位老师,请问如何准备口试会更有机会考上。老师说他们通常不会录取同系的四个人,因为相似性太高了,因此如果成绩差不多,可能只会选两名。在这种前提下,四位同学却决定要一起准备口试,互相当口试老师挑对方的缺点,并做最坏的心理准备。结果出炉,四个人一起上榜,我们的合作赢过其它一个个的好手,也赢得一段美好回忆。

有人说,大学就像是社会的缩影,但是在国贸系,我很不认同这种说法。我们同学间,或者是和学长姊,学弟妹间,总是充满着十足的友谊、支持与鼓励。我们常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到大学毕业后,才知道这个社会的险恶!这里是一个真善美世界的缩影,如果你想来交朋友,来国贸系准没错。

有趣回忆
其它难忘的经验相当的多,记得刚上大学时,班上有一百多人,男生只有二十几位,对男生而言,那感觉真像是到了天堂。我们硕果仅存的男生会偷偷分析女同学,慢慢的就有所谓的甲乙班四大美女,你看看自己的顺位,以为自己赢定了,等到采取行动时,才发现你的竞争者不是其他的二十几个同学,一所所台清交知名学府的高材生,每周在班版上要求联谊,你会恨不得班版断线,你骑机车想载别人出游,人家开着车来接送。最后,当毕业钟声响起,真的成为班对的有限,至于像我这种没有本事的男生,只能靠攻读研究所来排解孤寂囉。

课业
我的感想中几乎没有任何与课业有关的回忆,说实在话,在我们唸书的时候,国贸系专业的学问,如果不是走国贸领域真的是用不到。幸好我们很重视各种商业的基本知识—经济学、会计学、管理学,这些东西我们一定会接触到,只是都是初级或中级水准。这里就像是一个学问的自助餐店,每一样都西都会拿一点,但是不会全部都只拿一样,我们出去找工作时,除了国贸领域的工作外,常常没有什么类型的工作特别适合刚毕业的我们,但是国贸相关工作目前真的不多,因此毕业的同学走公家机关、升学、银行相关行业的特别的多,这种结果和我们学的广而不深相信有非常大的关系。

以国贸系为乐,以国贸人为荣
你问我以国贸系为荣吗?我并不觉得。会进来这里的人很多其实目标是台大,考不好或是不知道选什么才进来的,我们进来的时候并不会觉得光荣,出去的时候因为工作不好找,我也不会觉得待过这里很光荣。正确的说法是我”以国贸系为乐,以国贸人为荣”,国贸系是快乐的,在这边的是和许多好同学们交织起来的美好回忆,国贸人则在社会上的各种产业,各种公司中出现,每当我说出我是国贸系毕业时就已经预期到有人会说:我也是。大家散布在各地,我不得不佩服这些学长姊与学弟妹的能力,能够从同一个出发点,发展到如此多样化且出色的成果,而且保持着当初的团队合作的个性,因此在业界广泛的留下非常好的口碑。为此我深以这些前辈们为荣,也以身为国贸人的一份子为荣。如果能够再唸一次大学,那当然还是非政大国贸莫属囉!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