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人次: 384

系友雅文共赏

  • 何昇锜-国贸50
  • 张君忆-我们要多联络
  • 林玉苹-面对工作生活爱情
  • 管敏如-测试自己的能耐
  • 期待常相聚
国贸50
-第36届甲班 何昇锜

50岁,正是一个人智慧趋于圆融的年纪,充裕的经验与娴熟的技巧,得以融会各方经验而持续创新不懈!愿国贸系亦复如此!

祝 国贸五十,前瞻、创新,永不停止!

国贸系第36届甲班同学毕业后概况:
本届国贸系系友毕业于1996年,截至2006年中,已毕业10周年。10年来系友们于各领域均有杰出表现,以甲班为例:部分同学从事国贸本业,或自行开业担任企业主;约十位同学任职于知名国内外电子业,如系统电子、广达电脑、光宝科技、神达电脑等,其中部分同学并任职于海外公司,如明碁 (USA)、台达电(Switzerland)、震旦行 (Shanghai) 等;另有十馀位同学任职于金融机构,国内银行如:中国信讬、国泰世华、台北富邦、玉山银行、第一银行、汇丰银行、荷兰银行等,国外银行如:HSBC (USA)、大众 (HK) 等;保险、证券、期货等相关金融机构。也有同学投入会计领域,并取得会计师资格。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我们要多联络                  
-第36届乙班张君忆

哈囉~!
是啊,真的很久没见了!
我想大家外形应该不会变太多,变的应该是心境跟成熟度吧!
至于我,我招了,我外形真的没变太多,应该是~
如果真的赶不及中午那摊,没关系,馀卜康说来办个小型的,我们几个比较熟的办一下囉!
真不晓得为什么后来大家都没联络了!?
我自己觉得自己很不应该啦,因为好朋友愈来愈难找了,我应该多跟大家保持联络才是!(反省中~)
不过,未来还有机会弥补的啦!我们都要多联络哦!(也可相招出去玩:国内或国外均可)
若是可以晚上聚会,大家再约个时间及地点吧!(咱们几个熟的同学,小型的即可)台北我没你们熟,再通知我吧!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面对工作、生活、爱情               
-第36届乙班 林玉苹

哈囉!各位许久不见的同学们,6/24日的同学会各位是否玩的非常尽兴呢? 我真的真的非常遗憾错过了这次难得的机会,因为我到杭州开会,6/25日凌晨2点才到家, 接着又忙着处理休假时堆积的工作;Anyway, 我相信这次的同学会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虽然大夥儿为了各自的理想目标在不同的领域奋斗着,但四年同窗抹不去情谊,将会是连系着我们的一座无形的桥樑,期待下次的相聚,也将成为努力工作时的一股温馨的动力。

(2006/6024摄于杭州西湖十景之一)
接下来跟各位稍微说说我这十年来的生活点滴
工作上-毕业后的前三年,如愿以偿地进入能学以致用的贸易公司工作,实际将课堂上所学应用在工作上(尤其是国贸实务、商事法…),更能体会出学校所学之不足,而部门里大多是国贸系的学姊们(我是最小的一届),大家有共通的背景与话题,全无沟通上的障碍,相处融洽,我亦从她们的身上学习并成长。然而随着对岸经济的起飞与开放,国内贸易业日趋式微,我因此大胆地投入当时热门的IT产业,成为协助企业系统整合的业务;这段业务生涯所累积的经验,对我往后的人生有着相当大的帮助,一直以来,我相信自己不可能也不合适成为一个业务,要一直说服别人,偶而也要夸大其辞,但实际从事业务工作后,才发现坚持自己的原则,真诚用心的关怀,比客户设想的更周到,才是最受欢迎的业务,也才能保持久远的生意往来;这三年半的期间不但让我从一个电脑白癡变成可以自行维修电脑之外,更累积了涵盖金融业与IT产业的丰富人脉,最重要的,让我的个性与脾气磨练得更加圆融成熟。

但不幸地,纯粹系统整合商的生存空间也日渐被原厂或经销商所取代,同时,感受到自己身体状况需要好好修养的情况下,我辞职了。休息不到一个月,之前贸易公司的学姊要我到公司帮她的忙,于是我便糊里糊涂地加入成为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一员(就是我现在的公司)。或许大家对这个公司名称很陌生,但只要翻开经济日报的麦肯锡报告,工商时报的金融论坛,或商业周刊的人物专访,就可发现麦肯锡公司的见报率和曝光率是很高的,因为我们公司主要都是针对大企业提供各方面谘询顾问服务,而我,就在这伟大的公司里担任一个小小的财会专员,处里所有跟钱相关的事情。老实说,从自由自在的业务工作到一个朝九晚五的会计工作,刚开始的确很不习惯,但它带我进入另一个截然不同的社会阶层,面对的都是菁英中的菁英,不管是顾问或内勤人员,如果公司的要求是100分,那么每个人都必须交出150分甚至200分的成绩,大家的工作效率与工作成果都让我大感佩服;最重要的是它是一个跨国性的公司,在这个公司中没有国籍的分别,跟不同国籍的同事相处共事,进而训练自己的语文能力,并了解来自不同国家的文化差异,这都是工作中的乐趣。

生活上-记得以前曾有同学对我说,我像是一只被茧缚住的蝴蝶,希望有一天我能破茧而出,过的更自由自在。是的,以前的我好像被一种无形压力给束缚住了,总是放不开,为了符合别人的期待与社会的标准,我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希望能做到面面俱到。现在的我或许是因为能力提昇了,或资源增加了,虽然还是希望能照顾到每一方面,但执行起来已经更游刃有馀了。从来没想过要当一个位高权重的上位者,或是一个钱财满贯的企业家,相较于汲汲营营的生活,我只希望能有着平衡的生活,可以有馀力关心自己也关心别人,更可以有志气地不为五斗米折腰,选择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这也是每一次我都可以舍弃累积的工作经验而更换跑道的缘故。每年至少一次的出国旅游,是我实现环游世界目标的方法,也是我工作最重要的动力来源,不但可纾解工作所累积的疲劳,更可增广见闻,认识许多朋友。
感情上-目前单身,有一个稳定且持续发展中的恋情,有一天一定会结婚。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测试自己的能耐
-第36届乙班 管敏如

对一个平时顶多走走郊山的人而言,去爬神山的动机,除了想测试一下自己的能耐,更想亲炙传说中特殊的地貌景致;但直到赴马来西亚途中,认识其他同团夥伴,才发现有点不妙…我似乎太大胆了,他们若非来自各地登山队,就是已自行攀登数十座百岳的健脚,肉脚的我跟得上吗? 万一爬不动怎么办?

前进山屋那天要走7.7公里,从海拔2,000m上升到3,200m,一开始就吃足苦头,飘雨的天气,雨衣雨裤上身;山路阶梯的高度,果然如听说,是西方人的尺寸,每一脚都要跨高些,虽然我的背包内容极度精简,已是全团最小的背包,仍是爬得气喘吁吁,必须调匀呼吸,慢慢找出自己的节奏。雨停了,缓缓拾级而上,走累时,吃点行动粮补充体力,从上午8:00启程,我们殿后的几人抵达山屋时,已是下午4:30,脚程快的同伴已抵达一个多小时,好整以暇的等我们,当喝着夥伴递上的薑茶,环顾山屋内各色人种…Oh My God!我已经爬到攻顶前哨站了。晚上八点躺平,但如我预期,睡不着就是睡不着,外头强风作响,这种天气会不会如领队所担忧的,让我们无法攻顶?

凌晨2:00,起床整装,外面没下雨,大家当然不想白来一趟,就像其他欧洲人、韩国人…一样,戴上头灯、手套、帽子,3:00轻装攻顶,觑黑夜里,气温低于摄氏五度,头灯灯光下,我知道脚上踩的已转为花岗岩地形,经过峭壁地段,一手要拉紧绳子,以免滚下山崖。这时,庆幸之前砸下五千块大洋添购登山鞋,抓地力够强,为安全多添一层保障;此地坡度仍大,每爬个几步,我必须停下喘几口气,如向导之前预告,四周渐无树木遮蔽,强风毫无阻碍的朝人扑来,加上风速,气温接近零度了;我不再看表,不再去想到底还要多久才会登顶,只想着重心要往前,只在心里数一二一二,有前进就有希望,就是不能撤退,不能半途而废(幸好头不会痛,高山反应还能适应。已有团员因呕吐反应,不得不放弃攻顶,留在检查哨);不知何时,我身旁已不见同团夥伴,只剩一个东方面孔男孩,约莫一个小时中,我俩形成默契,沿着防迷地线一起爬个几步,一起停下来喘口气,互相勉励…原来他是马来西亚人,一夥人来爬山。

天光渐亮,四周由觑黑变成蓝色,前方顶峰轮廓在晨曦中隐现。好、就最后一段了,像是攀岩般,我四肢并用爬~爬~爬~,偶尔滑了一下,还要靠先行的西方人拉我一把,6:30AM,从3,200m抵达山顶 4,095m,凛冽寒风中,望着四周云海翻腾,我在想:「意志力的上一层是什么」我应该是靠那个东西才能走到这里的吧。回程3个小时返山屋,天光之下,饱览神山壮丽雄奇,远眺山下田野绿意盎然,能够顺利攻顶,大夥都喜不自胜。在山屋用完早餐,接着又花4.5小时下山,路途漫漫,等于从半夜连续走了10.5小时(12km),惟因目标达成,心境已比上山轻松许多。隔天大夥走路姿势都怪怪的,肩痛、大腿痛、膝盖痛…对我这没爬过这么多里路的肉脚,大腿足足痛了三天才恢复。

回归正常生活,那几天的甘苦像是船过水无痕,但是脑海里,彷彿已加了几笔淡彩,依旧难以忘怀。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期待常相聚
-第36届乙班 

由于无法参加 24 日毕业十年同学会的遗憾,我们几个北部的乙班同学相 约在师大附近一家有着地中海风情的意大利餐厅聚餐,一方面欢迎长驻日本及大 陆工作的咏杰回台,再者,难得远住桃园的启业北上师大进修,于是大家都抱着 兴奋和期待的心情,享受了一个温馨的夜晚。

同学们都没什么变化,纵使多年未见面,一见面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很快 地就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要不是大家相互关心彼此的近况,探听其他没来同学 的消息,热络的互动状况就好天天见面的 同学。

毕业后大家各自朝着理想目标在不同 的领域发展,金融服务业、企管顾问业、 高科技行业、服装制造业,教育界、电影 界,截然不同的专业领域更增加了彼此的 话题,很开心大家都过得好,也希望常常 相聚,分享彼此的人生经验,相互勉励, 不枉上天所给予的这个同窗四年的缘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