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人次: 198

系友雅文共赏

  • 李唯硕-89学年迎新宿营之印象
  • 胡珮珍-难忘2000年跨年夜
  • 胡珮珍-忘不了国贸夜市
  • 陈胜雄-毕业旅行之感触
  • 许达仁-九二一大地震的回忆
89学年迎新宿营之印象
-第43届甲班 李唯硕

如果有人问我「大学四年中,你最有印像的活动是什么」,我绝对会不加思索的说「是我大二时候的迎新宿营」,那时大家一起努力把一件事情完成的感觉至今一直留在我的心中,这真是无价的体验及回忆。当年盈君带着我们这两瓶拖油瓶接下事务非常繁重的活动组,也许这是一段痛苦的开始,但是事后想想确是一段珍贵的回忆。那时其实真正比较厉害的是盈君,我跟阿猴扮演的只是辅佐的角色,有时我真的深深怀疑,如果我们当年的迎宿缺了阿田及盈君这两个首脑人物,那后果还真的是不堪设想。

最记得有一次,盈君为了整个活动流程及我们自己的「大家来找碴」,把我跟阿猴关在她家附近的麦当劳,举行了长达7小时的会议,真的很累、很累,但是却也很值得,因为后来证明我们的「大家来找碴」颇受好评。还有就是当时的总召—阿田,我相当佩服他的领导能力,带领我们这群乌合之众打了这一场漂亮的仗,功劳之大就不用我多做赘述啦!

总之,迎宿带给我很多很多的回忆,不仅仅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觉,还有和活动三人组合作的历程。谢谢大家在当时的配合,也谢谢阿猴、盈君跟我的合作,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难忘2000年跨年夜               
-第43届甲班 胡珮珍

一直觉得我很幸运,生平第一次参加跨年倒数计时就碰到最有意义的千禧年,当时又是最有活力的大一,我记得那一次集体出游总共是15台机车左右,算是一场大阵仗了。

那天我是被子杰载到市政府广场的,可是骑着骑着,看到的就只剩载着正君的钧皓和我们这两台车了,大概是在一个路口转错了弯吧,刚开始就上演了一出失踪记;没想到骑着骑着又和钧皓那台车走失了,最后到了市政府,当子杰把我在一个路口放下来自己去停车的时候,站在凯悦饭店的对面人行道上,就剩我孤零零的一个,顿时慌张的不知所措,当最后幸运地与原本出游的大家重逢时,我一不小心就开心地眼泪飙了出来。

当天晚上手机简直是废铁,永远都是系统忙碌中!我们千辛万苦的排了很长的一个队伍打公用电话,也排了很长很长的一条队伍在便利商店买东西,那个时候人挤人的可怕场面,到现在想起来仍旧是一场梦靥。最后关键的倒数声中,因为挤不到广场中间,却也只能在树林里辛苦的瞄着远方的时钟度过那意义非凡的几秒钟。

最后大家会合以后,都兴致勃勃地要前往迎接西元两千年的第一个日出,于是大家朝着东北角前进,而失散已久的碧小华与小学长后来居上,带领我们大家朝着九份山上出发,当时我被换成钧皓载,记得当时机车一路上不断发出似气爆的声响,老实说还有点小丢脸哩!终于终于到了九份山上,大家望着远方等待太阳升起,我和四人帮还玩了一下之前向市政府小贩买的仙女棒,说也奇怪,不知不觉地天色渐渐就亮了起来,连太阳的鬼影子都没看到。

那一个晚上大家可以说是玩的精疲力尽,不过古往今来就这么一次的西元两千年,能和大家一起度过,真的很值得。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忘不了国贸夜市                
-第43届甲班 胡珮珍

说到夜市就想到我们四人帮(八琤、碧小华、正君、大姊)无敌的香肠摊,只要碧小华发挥她的「西八辣」奇功,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进袋了,结果到了最后香肠居然卖不完,还变成当天净利第一名的摊位唷!不过有人说我们是黑店,但是我们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训斥大家「愿赌服输」这个道理罢了。

其实大学生涯共经历过四次的国贸夜市,虽然没有每一次都参加,但是总觉得我们大一的国贸夜市可以说是最有声有色一次了,大家都很努力地准备,小大一的热情表露无遗,真怀念当时大家不管做什么事都热血沸腾的感觉;除了我们香肠摊之外,记得还有又菁她们的打地鼠、奕珊的赛老鼠(听说她本来想要抓学校的校狗来赛)、阿田与屁勳的砸水球,当时的摊位是在女舍旁。

那天晚上大夥喧腾的叫嚣声让我们上了g版,但丝毫不减损任何一点我们对那一次国贸夜市深刻难忘的回忆。当最后大家每一个人开始疯狂地相互砸水球、大桶大桶泼水的时候,我想那应该就是我上大学以来,真正首次强烈感受到国贸系热情的一刻吧!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毕业旅行之感触                           
-第43届乙班 陈胜雄

毕业旅行,相信只要大家记忆不差,应该都还记忆犹新吧!我还是来分享一下游后心得好了。

这是我第二次出国,心情仍是相当兴奋的,以观光客的角度来说,泰国除了脏乱了点之外,是个不错的旅游地点。在旅行的途中,常常会用其他的角度来看事情,譬如,我在巴达雅看人妖的时候,我在想,在他们僵硬的笑容背后应该只想赶快多赚点小费,好养家活口;在按摩的时候,我在想,那些妈妈们这么辛苦的推啊捏的,无非只是要赚个100块钱养家,手下小费也就给的比较不心疼;在街上閒逛的时候,我在想,这些泰国伴游女郎也是因为经济状况不好,才不得已从事这样的工作吧!然而到了曼谷这个进步的都市,坐在游览车上却看见清静优雅的住宅区,人来人往的上班族,不时还发现Benz, BMW穿梭车阵,才发现泰国的城乡差距如此悬殊。也难怪台湾有这么多泰劳、菲佣,穷人在家乡找不到好工作,找到工作又要被资本家压榨,只得离乡背井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别的地方挣钱,他们心里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啊。
   
反观台湾,贫富差距虽然没有这么大,情况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这些大学生、研究生,除非毕业后能自己创业,将来出社会也是要让资本家压榨,难保不会被派到大陆,成为变相的台劳,呵呵,似乎想太多了。旅游就旅游嘛,何必想这么多。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


 
九二一大地震的回忆            
-第43届乙班 许达仁

民国八十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我们大学生涯的第一天,却也是许多台湾人难忘的一天。晚上十二点,我、瀚毅、德聿,三个人躺在床上聊天,聊白天迎新时看到的女同学、聊自己的高中生活、聊大学未来的规划、聊我们那寝室还未出现的第四个室友,以为大学的第一个晚上,将会在开心的谈话中结束。忘了聊了多久,但就在我们三个人渐渐入睡时,地突然动了起来,桌上的东西一一滚落地上,哇,想不到入学第一天就要来个震撼教育。

因为我小时候住在嘉义,动不动就会有人提到三十年发生一次的嘉南平原大地震,害我对地震特别敏感;当晚地震开始时,睡在上舖的我马上跳了下去,想叫醒瀚毅跟德聿,谁知道黄瀚毅真是超级镇定,还一直跟我说:「唉呦,干麻那么害怕,等一下就停了」,然后 他又准备继续缩回棉被里睡他的大头觉,但因为地震持续的时间实在太久,强度又很大,所以到了最后,三个人还是决定冲出房门,前往安全的地方避难。不过刚出走道时地震已经停了,于是便到了对面的学长房间里集合,顺便打听一下情报,后来破鲁从一台收音机里面得到震央在中部,且震度很大的消息,让原本已经镇定下来的我又担心了 起来,急急忙忙拨手机回家,却因为不断的佔线而失败,后来我又冲到楼下去打公共电话,终于听到了爸妈的声音,幸好嘉义的家里没事,才让我放心许多。经过一番折腾之后,也不记得是几点上床的, 就这样睡到隔天的中午才起床。

九月二十二号,原本应该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但学校突然宣布暂停上课一天,待在宿舍很无聊的我,还不知道昨天晚上的大地震已经对台湾造成重创,便开开心心的约高中同学前往西门町逛街,后来才从路边的报纸,看到上面写着: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时 四十七分十二.一秒,台湾地区发生规模高达七.三级的强烈地震,震央位于日月潭西方十二.五公里,地震深度一公里,造成惨重伤亡,预计死伤人数会持续增加。此时愉悦的心情也突然沉重了起来,感觉真的很难过。

后来陆陆续续有灾情传出,但台湾人民却也发挥了最团结的精神,捐款的捐款,出力的出力,一起协助受灾同胞度过难关,因此这算是一次令我极为感动的回忆。

四年过去了,大自然的刻痕在历史中渐渐淡去,我们也离开了校园,不管我们在这段日子中成长了多少,学习了多少,我都会永远记得跟大家一起相处过的岁月,也许名字会有些模糊,面貌会有些转变,但感觉将是永远不变的。

来源:国贸跨世纪(2007)